河水鬼的传说-真实灵异鬼故事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9-17 20:29:01 

于河水鬼的传说张国超五岁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那是他的爷爷告诉他的。河水鬼住在大河的河底下,只要有人在月圆的晚上一个人去河里游泳,就会引来河水鬼。而一旦被河水鬼拖入河底,必死无疑。更离奇的是被拖者的尸体你也找不到,最好的结果是在河底找到一具枯骨。起先张国超也不怎么相信,但和爷爷同辈的一些阿公阿婆们有好些人都说见到过河水鬼拖入的事,所以张国超对河水鬼之说也有了重新的认识,有时候他甚至产生过去会一会河水鬼的想法,但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实现。

张国超今年十五岁,上初二,却是一只旱鸭子。做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要是不会游泳那可是要被人当笑柄的,很遗憾,张国超就偏偏中招了。当然造成今天这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张国超的爸爸妈妈。张国超做为家里的独子安全问题自然是被摆在第一位的,所以诸如水库,悬崖,山洞等一切潜在危险的地方就成了张国超的禁地。每当张国超向他的父母提出抗议时,他的父母都会迅速搏回他的提议,如果他若进一步上述就会招来家法的伺候,所以每当小伙伴邀请张国超一起去这些潜在危险的地方时,他都只能摇摇头,然后黯然地走开,因此他还在同龄人里面落了个胆小鬼的称号。


然而事情的转机也出现在十五岁那年,青春期的到来也意味着判逆的出现,正是判逆的到来让张国超彻底开始了自己的生活。判逆给张国超带来的一大法宝就是说谎,经过半年的训练他的谎话有时比真话听起来更像,想去悬崖必定带上书本,向二老禀报则是去同学家看书,想进山洞必会带上书包,拿上干粮,美其名曰与同学野餐并做作业,这样一来,二老就被他耍得团团转,再加上敷衍一术的巧妙应用,二老对他算是没辙了。因此去水库对张国超来说也不是什么奢望了,但游泳他还是没有学会,除了初学之外,爷爷给他讲的故事一直在他的脑中徘徊,每次下水,张国超就有种不踏实的感觉,总觉得会有什么东西突然把他拖入水底,所以当大头耐心教张国超游泳技巧与注意事项时,张国超往往都会心不在焉。而每次下水,他也只在浅处趴上几分钟就草草收场,最后大头不得不以一句朽木不可雕也来概括张国超了。但是如果大头像张国超一样没学会游泳的话他就不会失去好朋友,也更不会有后来一连串的事情。
张国超理了理思绪,记忆停格在了三个月前的十五。时值盛夏,天气的闷热自然不必说,于是一放学一帮兔崽子们就向黄龙坑水库跑去。黄龙坑水库是上阳最大的水库,一到夏天就成了人们的避暑盛地,尤其是在农村,夏天在水库洗澡更是成了一种习惯,每天日落时分在水库里泡上个半小时的对劳累一天的人来说是一种享受,而对于这帮精力充足的学生远不会满足泡在一块地方,如果不在水库游个来回说出去就会抬不起头来。

那天张国超先回了一趟家,本以为又要演一出戏,没想到两人一个也没在家,这倒为他提供了不少方便,放下书包就赶去和一帮人会合了。以大头为首的游泳派已经在水库恭候多时,见张国超到来,一个个纷纷弃衣下水,一明与海子还抢着当张国超的师父,但半个小时后,二人都失望了。


“你小子胆子还真是小啊,多游开几步都怕淹着,这样你很难学会游泳的。”

“不是,我觉的水里有东西。”张国超急着辩解。

“东西,什么东西啊,让你多游几步的勇气也没有?”

“是河水鬼。”

“河水鬼?什么玩样?”海子眼睛瞪得似铜铃,“一明,你知道吗?”

一明点了点头,但随即说道:“你别听那帮老人乱说,我爷爷也有告诉我关于河水鬼的事,可那都是传说而已,你看我游了这么些年的泳,也没碰见过什么河水鬼啊,我们也算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怎么能迷信那东西呢?”这番大道理从不学无术的一明嘴里说出,令二人倒是重新审视了一番一明。

“一明说的没错,张国超你就别有那么多的顾虑了,走,跟我们游出去一些。”这二人的游说大法似乎真起了作用了,张国超抓着二人的手慢慢游了开去。此刻太阳已经落山,西边泛着余辉,而大多数的人泡完已经回去了。而这帮人却正在兴头上。大头见一明和海子把张国超拉了开来,吃惊不小。“你俩小子怎么把他弄下来的啊,刮目相看啊!好,我来给你们表演一个轮回。”说完朝对岸游了过去。三人看着大头渐渐地游开,大概到了水库的中央,突然大头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一明,海子,麻皮,你们看见……看见大头了吗?”

“放心了,他是潜下去了,马上就会上来的。”海子漫不经心地说道。

“他,你还不了解啊,自认为水性第一,不逞逞能怎能显出他的水平呢!”海子也随声附和着。张国超顿时没了词,但他心里始终很不安,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大头游下去的方向。过了一分钟,从水面露出一个头来。“都说没事吧!瞧你那模样。”麻皮有些不屑。等大头游了回来张国超急着问他有没有事,大头甩了一把左手,抛出一只龙虾,“就是为了这个东西,害我差点憋死,还被他咬了一口。”

“这只龙虾还真大,你哪里看见的?”

“刚潜下去时,在乱石堆那里看到的,我过去抓时,他躲了进去,害我被他咬了一口,手指还疼呢,我看还是回去先包扎一下。”


“那咱们先上岸,大头你真的没事吧?”张国超又问了一句。

“没事,我们回去吧,天也不早了。”说着一行人穿上衣服向家里赶去。路上大头总觉得有些头晕,呼吸也觉得不那么顺畅了。各自回家后,大家就做作业,吃饭去了。可是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大头的父母闯进了张国超的家,一个劲地问张国超他们去哪里了,张国超起先还想隐瞒,可看见二人心急火燎的样子,张国超就如实说了。

这一说,张国超的父母也知道了,但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大头死了,现在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没人知道怎么回事。救护车虽然叫了,但这农村地理位置偏僻,赶到也无济于事了。死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张国超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塌下来了,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大头突然就远离人世了,这个打击对张国超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张国超的父母一边安慰着大头的父母,一边向他们询问大头回来时有没有什么异常。大头的母亲哭得稀里哗啦,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而大头的父亲则告诉张国超的父母大头一回家就说头晕,想回屋里躺一下,可是等吃晚饭时,叫了好几遍都没有人回答,起初他以为大头睡熟了,就进去喊他,可无论怎么喊大头都没醒来,他父亲顿时急了,摸了一下大头的身体,竟然冰凉的,这一摸无异于一记晴天霹雳,他的母亲知道后当场大哭起来,而他父亲还算理智,拨了急救电话后就赶来张国超家询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正当大头的父母伤心欲绝之际一明的父母也来到了张国超家,询问一明有没来来过他家,凭直觉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一明也可能出事了,于是赶紧询问,一问才知道,今天回家时一明拿着一只大龙虾,父母问他哪里来的他说是大头送的,二人也不再问什么,催促他快做作业,做完吃饭。可过了十来分钟,一明突然跑出来说有东西落在张国超那里了,要赶快去拿回来,而此时已经是近七点了,夜幕已经降临。说完大头就匆匆走了出去,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不见一明回来,他父母原本以为他与张国超再讨论功课了,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可又过了将近十来分钟,一明还是没有出现,这下他的父母也急了,于是匆匆赶到了张国超的家里。不知道结果还好,一知道一明的母亲顿时慌了神,因为一明根本就没有去过张国超的家里,他家的三个人都没看到一明来过,加上大头的父母又把大头的事说了一遍,终于一明的母亲撑不住了,脸色顿时煞白,瘫倒在地。


“黄龙坑,一明一定去了黄龙坑。”张国超说着跑了出去,而三位父亲也紧随其后。十五的圆月已挂在天上,但此时这月亮在张国超眼里却是那么的可怕,死亡与恐惧笼罩着张国超。一行四人终于跑到黄龙坑。此时的水库格外地安静,一明的父亲在一边迅速地绕着水库寻找,一边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其余三人也在卖力地寻找着。最后张国超的父亲在一个滑坡处找到了一明的一只鞋子和一只杯子,这样看来一明为了来拿回忘在这里的水杯又怕父母担心所以才说慌去张国超家的,可从鞋子和滑坡来判断一明很可能滑下水里了,可众所周知一明的水性也不错,难道他在水里出了什么意外?

这一夜,四人绕着水库走了好几圈依旧没有任何的结果,最后还是三个人把万念俱灰的一明父亲劝回了家。第二天,村里的打捞人员在派出所派来的人的指导下打捞了好几个小时,可还是什么也没捞到,就这样一明从大家的眼里消失了,是死是活也不知道,而大头是明明白白地死了,死因也被查了出来,大头中蛇毒了,而且是极其罕见的水生银环蛇的毒,这么说来,当初咬大头的并非是龙吓而是银环蛇,虽然有了真相,但已经不重要了,两家的父母都沉浸在悲痛中,而张国超也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一颗眼泪顺着张国超的脸滑落到桌子上,张国超也站了起来,暂停了他的回忆,可他的脑海里却出现了爷爷后来对张国超说的话,他们两个人的魂是被河水鬼给勾走了,所以失踪的一明很可能也已经死了。

“河水鬼,河水鬼……”张国超的嘴巴喃喃地重复着这三个字。而今夜又是一个月圆之夜。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