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车司机-真实吓人的灵异故事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04 21:20:16 

郊区公路一侧,有一辆废弃卡车的残骸,每次行至这里,我都会想起郑寰的故事。。。  
  夜深人静的省道上,一辆满载货物的卡车飞奔着,由于地处荒郊野岭,一路上并没有什么过往车辆,路况也算平直,所以这庞然大物,居然也被开到了八十迈。驾驶室中乘坐了二人:司机郑寰握着方向盘,强打精神睁大疲惫的双眼,注视着前方道路;旁边坐着押车员兼后备司机大亮子,日夜兼程的他们,必须在今日早晨将这满满一车货物送至另一座城市的港口。郑寰腾出手来,揉了揉眼睛,对一旁的押车员道:“亮子,你还不抽空打个盹?别耗着了,到目的地还得有几个小时呢。”  
  大亮子是郑寰的远房侄子,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半大小子,这是头一次跟着跑长途,此时或许新鲜劲还没过去,他答道:“叔,我不困,你开吧,我给你看着路。”  
  郑寰笑了笑:“这孩子。黑灯瞎火你能看见什么?不困就算了,跟叔唠唠嗑。”  
  亮子哎了一声,又问道:“叔你别再是困了吧,要不然咱俩换换,我替你开?”  
  “不用。你叔我跑夜路练出来一副夜猫子眼,你看不清道,晚上开不了。我还成,不困,就是有点乏,说说话能好点。”  


  亮子将车窗摇下一些,顿时车外的新鲜寒冷的空气涌进车厢,他又问:“叔,你常年跑长途,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新鲜事儿啊,离奇古怪的奇闻异事什么的?”  
  郑寰想了想,道:“有倒是有。。。只是。。。”他仿佛不放心一般的往窗外四下瞅了瞅,故弄玄虚道:“只是不适合现在讲啊。。。”亮子胃口被高高吊起,赶忙追问:“有啥不适合啊?”  
  郑寰神秘的看了他一眼:“有点吓人的灵异事件,你想听吗?”  
  亮子来了劲头:“想听想听,叔你赶紧说,我听着呢。”  
  郑寰沉吟了一下,缓缓道:“那就说个我兄弟罗锅的亲身经历,‘带盖头的新娘子’的故事吧。。。”  
  “前两年,偏远农村里办喜事还比较讲传统:新娘子从娘家接出来,要一直在头上盖一块红布,直到进了洞房,才能由新郎官揭下这块红盖头,在这之前,男女方理论上讲应该是没见过面的。当然现在都是自由恋爱,新娘子哪个部位长什么样男方早就门清了,只是这一套掀盖头的形式还是保存了下来。那年罗锅大婚,迎亲的队伍一大早就去邻村去接新娘子,罗锅呢,自己在家忙和着,有点紧张又有点不安。。。这时候突然有个接亲的小子满身灰土,惊慌失措的跑进他家院子,一进门就喊道:‘不好了,不好了老罗,出事儿了!’老罗赶紧拽住他问个究竟。那小子缓了半天,才说到:‘老罗,你老婆出事儿了!迎新的车队在路上出事了!’  
  老罗犹如晴天一个霹雳,他从那个小子口中得知,专门给新娘子乘坐的那辆越野车,在省道上开了一阵,快下道的时候速度太快收不住油门,跟一辆拉玻璃的拖拉机迎头相撞,新娘子坐在后排,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直接就给甩出了汽车,飞出去十几米远,脖子折断,脑袋愣是让玻璃碎片削下去一半,不知道甩到哪儿去了。。。” 
 老罗拽上那小子就往村口跑,跑到大路上没多远,就看见一溜车停在道旁,旁边的沟里翻着一辆越野车,不远处,一辆拖拉机东倒西歪的躺着,玻璃碎片撒了一地。道旁围着一群人,其中有个身穿白大褂的村医,跟大家摇了摇头,不知在说着什么。老罗一眼就瞥见地上躺着一个人,那人红艳艳的外衣上满是泥土和一块块类似干涸血液的污迹,头部用一块鲜红的盖头蒙着,却不是自己未过门的妻子又是谁?他惨叫一声,昏厥过去。。。”  
  停了一下,郑寰接着道:“喜事办成了丧事,这些我就不多说了。头七那天晚上,老罗坐在空荡荡的房间内,正在追思亡妻,感叹时运不济,忽然听见门口传来敲门声。老罗披上衣服,来到院中,问道:‘谁呀?’  
  外面没人答话,只传来一阵咕哝之声,仿佛有人在外面嘀嘀咕咕,窃窃私语。老罗寻思了一下,打开了门口的照明灯,拉开门闩,打开大门。门一打开,老罗见灯光之下有个人影,举目一瞧,顿时脑袋嗡的一声,那人穿着一件脏兮兮的暗红外衣,头顶一块红彤彤的盖头,看不见颜面。。。  
  ‘难道说是。。。’老罗虽说腿有点软,却也不是怕事之人,他以为这准是村里闲人没事恶作剧,顿时由惧转怒,上去披头就拽下那红盖头。那盖头一揭开,罗锅心中不由得一声惊呼,脱口而出:‘素云?’  
  那人偏着头,用侧脸面对着他,脸庞轮廓,正是自己过世不久的妻子。那人在罗锅的注视下,缓缓转过脑袋,罗锅吓得差点昏厥,原来那人居然只有半边面孔,另外一半裸露着红白相间的脑组织,正汩汩往外正冒血沫子呢,原来刚才罗锅听见的‘咕噜咕噜’声音,根本不是什么人在说话,而是这个声响。。。老罗纵使再怎么胆量过人,此时也吓得魂飞魄散了,他一把拽上大门,挂上门闩,屁滚尿流的跑进屋里,反锁上房门,靠着大门大气不敢喘。。。外面一片静默,老罗忍不住从窗户向外张望。。。恰好看见在月影之下,一个身影缓缓的逾墙而入,然后,摇摇晃晃的朝房屋走来。。。老罗捂着嘴,蹲在窗下,再不敢发出一丝响声。他听见嚓嚓的脚步声走到了门口,徘徊了一会儿,又慢慢来到窗前,后来,竟似开始用手指甲划过玻璃,发出阵阵令人汗毛竖起的咯吱声。。。过了一会儿,窗外一点动静也没有了,老罗等了半天,这才敢抬头去看窗外。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顿时他只觉得脑袋顶上仿佛响起一个炸雷,原来,他看见那半张脸,正一动不动的紧贴在玻璃窗上,在月光之下向他微笑。。。”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一时间车厢里一片寂静。此时,一辆大卡车亮着大灯迎面而来,郑寰娴熟的稍稍打了一下方向盘,在不太宽的公路上,两车呼啸着擦肩而过。郑寰看了看斜靠在车窗旁的大亮子,似乎仍在回味那个恐怖故事。“亮子,怎么样,够吓人的吧?”他问。陷入沉思的亮子没有回答。郑寰心中暗笑,毕竟是小孩子,一个杜撰的故事,就给他唬住了。。。  


  郑寰笑了笑,摇了摇头,继续开车,过了一会功夫,他似乎感到有点不对劲,因为大亮子一直没有发出声响。“亮子?”他叫道,“睡着了吗?睡着了关上窗户,不然受病。”大亮子依然默不作声。郑寰疑虑的扭亮驾驶室的照明灯,他见到大亮子纹丝不动的倚着半开的车窗,眼睛却空洞的注视着前方,他心中一沉,大叫一声:“亮子!”然后郑寰一扶他肩膀,大亮子顺势歪道在座椅之上,一股血腥之气朝郑寰扑面而来,郑寰一看他侧脸,大吃一惊,原来他倚靠在车窗一侧的头颅,已经不知何时被齐刷刷削去,此时只剩下大半张面孔,鲜血早已流满了他的脖颈。。。郑寰赶紧一脚踩死刹车,几十吨的庞然大物吱嘎怪叫着,停在了漆黑的公路上。  
  郑寰手足无措的扶着大亮子,颠三倒四的念叨:“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到底撞了什么邪?”然后他一眼瞥见半开的窗户,那上面沾着血迹,以及一些皮肉碎屑,顿时他恍然大悟,一定是刚才错车之时,两车相会巨大的力量硬是将大亮子外侧的头颅生生切掉。。。  
  郑寰后悔不迭,赶忙重新发动汽车,向最近县城的医院奔去。一路上,树影不停的朝身后退去,郑寰只嫌不能肋生双翅。。。转过一个山峰,月亮从乌云中露出身影,淡淡的月光透过车窗,照射着拼命干路的郑寰,此时,他突然听见身边有个声音开口道:“真是个精彩的故事。。。”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