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闪_非常恐怖的灵异鬼故事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9 22:51:48 

我的肉不见了
晚上,苏寒急匆匆地走在回寝室的路上。经过体育馆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人在地上爬来爬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苏寒只是看了看,脚下并没有停。这时,那个人突然叫住了他。
“同学,帮帮我吧,帮我找一找。”
“好的,可以。不过你在找什么?”
“肉,我的肉不见了。”
“什么?”苏寒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神经病。
那个人突然爬到他的面前,跪在那儿,撕开了身上肥肥大大的衣服。
苏寒看见了那个人的身体。
只见,那人的衣服下赫然只有白森森粘着一点点儿碎肉的骨架,皮肤、肌肉和内脏全都不见了。苏寒吓得大叫一声,差点儿跌坐在地。
这时,一声凄厉的尖叫忽然响起:“放了我,放我出去!”
叫声来自那个人的身体里。那个人的肋骨内突然出现一双手,从里面抓住了他的肋骨。一张黑漆漆、看不清的脸在那双手之后出现,叫声正是来自那张脸。
苏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遇到了鬼。他哪里还敢多呆一秒,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地逃了。
苏寒狼狈地逃回了寝室。他的样子惊到了室友们,大家都凑过来询问。苏寒结结巴巴好半天,才说清了自己的遭遇。
听苏寒说完,李固的脸变得惨白无比。他恐惧地说:“完了,完了!”
“怎么,什么完了?”另两个室友余劲和展翼飞问。
“你们都没听过学校里的那个传说吗?这所学校以前有个学生总是被室友欺负,他一直沉默不语。谁知有一天他突然疯了,半夜砍死了室友,还把室友的肉生吞了下去。后来他的室友闹鬼,从身体里吃空了他。而他死后却把自己的身体当成牢笼,困住了室友的灵魂,于是两个人组合成了一个‘鬼中鬼’。据说它们曾经经常在学校出现,谁遇到谁就会死。这些年学校可能搞了什么辟邪的东西,它们被压制住了,好久都没有出现过了。现在苏寒遇到的肯定是它们,苏寒危险了!”
苏寒本来就恐惧未消,听了李固的话,更是吓得不知所措。
“怎么办,怎么办?你们可要帮我想办法,我可不想死啊!”
李固等三人沉默了一下,然后互相看了看,才一起点头说:“放心,我们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夜凉心更凉
陷入恐惧的苏寒过了很久才睡着,却也是噩梦连连。半夜,他被冻醒了。
寝室里好像没关窗,凉飕飕的风不停地吹着。苏寒坐起来想去关窗,可要“下床”的一瞬,他才猛然看清,自己根本不是躺在寝室里的床上,而是躺在露天的一片空地上。
苏寒顿时惊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站了起来。他四下看看,发现自己正身处体育馆门前的空地上。他不由恐惧地想:难道自己是被那个“鬼中鬼”搬到这里来的?
好在视线里并没有那个“鬼中鬼”,苏寒不敢停留,拔腿就往宿舍楼方向跑。跑了几步,他发现自己竟在不由自主地绕着一个不大的地方跑圈儿,大脑的指令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双腿。
鬼打墙!苏寒想到了这个词儿,眼泪都快下来了。
“救、救命啊……”苏寒大叫起来。
“别喊了,没人会来救你的。”这时,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谁?”苏寒一惊,猛地转过身,看到一个陌生的男生站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
“你是谁?”苏寒小心地问道。
“明告诉你吧,我也是鬼。但是你不用怕,我不会害你,因为我需要你的合作。”男生说。
什么,鬼要和自己合作?苏寒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躺在这里吗,你是不是以为是韩晓把你搬来的?其实你是被你的三个室友搬出来的,因为他们担心你的存在会把韩晓引进你们的寝室,危害到他们。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我说的韩晓就是你遇到的那个没有皮肉、肋骨里困着另一个鬼魂的鬼。它活着的时候和我是室友,我叫李秋波,是被它害死才变成鬼的。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办法打散它的魂魄,但一直没有成功。希望这次我们合作,可以完成我的心愿。”男生说。
苏寒听得心里直发凉,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是被室友们抬出来的,枉自己平时还当他们是好兄弟。愤怒使他的恐惧减轻了不少,想了想,他硬着头皮问自称是鬼、名叫李秋波的男生:“怎么合作?”
鬼男生李秋波拿出一个五角星形的盒子,那盒子黑漆漆的,上面依稀有古怪的花纹:“这个盒子叫做‘丧魂盒’,凑足五个人的魂魄,分别装进五个角,用它们来驱动盒子中心的漩涡,就可以把韩晓吸进去,打得它魂飞魄散。你要做的,就是帮我把你三个室友的魂魄弄到手。”
“你要我害死我的室友?”
“你不忍心吗?别忘了,他们把你抬出来的时候可没有不忍心。”
“你自己为什么不去弄?”
“我确实要自己去弄,只是你们寝室的余劲是个学霸,身上有文举阳气护着,我无法进入你们的寝室,所以需要借用你的身体。”
“什么?”听到这个鬼竟然要借用自己的身体,苏寒顿时吓得大叫一声。
“放心,只是借用,不是占有,而且这件事对你的好处更多。我不但可以帮你避免被韩晓残害,还能帮你报复你那三个‘好室友’。”鬼男生李秋波说。
它的话击中了苏寒的心,苏寒的表情渐渐地变得凶狠起来:“好,我跟你合作。”
凶残的手段
苏寒悄悄地回到寝室,发现室友们竟然都心安理得地睡着。按照李秋波的指示,他摸到余劲的床边,把从外面带回来的一捧土轻轻地倒在了余劲的心口。余劲“哼哼”了几声,似乎要醒来,但终于没醒。
苏寒退回到自己的床上,瞪大了眼睛在黑暗里看着。不一会儿,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动了。
他走到李固的床边,站了一会儿,身体里就分离出了一个黑影——李秋波出来了。
苏寒慌忙地退后,变成焦炭般黑色实体的李秋波爬上了李固的身体。它双臂忽然伸长,两只手分别从两边伸到李固的床下,握在一起。接着,它开始发力,用身体箍住李固。李固的身体很快发出骨骼碎裂的声音,他痛苦地醒来,抽搐着,却无法发出惨叫。因为他刚一张嘴,李秋波就把自己黑色的脑袋伸进了他的嘴里。
就这样,李固的身体被李秋波生生地箍瘪了,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苏寒的冷汗浸透了全身。
这时,李秋波松开了李固可怖的尸体,向展翼飞的床位走去。
苏寒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蹿过去一把抓住了李秋波:“别杀了!”
李秋波现在完全是鬼魂状态,黑色的手臂黏黏的,冰冷刺骨。它回头看了看苏寒,狰狞可怖的脸上瞪着一双惨白的眼球:“要不然,你替他死?”
苏寒激灵灵地松开了手。
李秋波冷笑一声,走过去爬上了展翼飞的床。它好像并不想重复自己,没有再采用“箍死”的方法,而是变出了两把菜刀,一把抵在展翼飞的脖子上,另一把狠狠地剁展翼飞的身体。
展翼飞是个活人,并不是一块没有知觉的大骨头,所以他立刻疼醒了。他张大了嘴巴,似乎想要惨叫,但刚张开嘴,李秋波放在他脖子上的菜刀就剁进了他的嘴巴。
寝室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地狱,那边李固残破的尸体横放在那里,这边展翼飞血肉横飞。苏寒站在那儿看着,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场景继续下去。他大叫一声冲过去,一把把余劲从床上拉了下来。
余劲摔下来,心口的土掉落,人也摔醒了。他慌张地坐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李秋波突然发出一声怪叫,像受惊要躲进沙子里的鸵鸟一样,把脑袋扎进展翼飞已经呈开放状态的身体,蠕动着钻了进去。
这时,余劲才看清寝室里的情形,顿时吓得大叫了起来。
突然,嘴上砍着一把菜刀的展翼飞从床上跳了起来,没头苍蝇一样在寝室里胡乱地冲撞了几下,最后撞开窗子怪叫着跳下了楼。

文举阳气
一晚上两个学生诡异而可怕地死亡,在学校造成了很大的轰动。警察来现场调查,运走尸体,询问苏寒和余劲;学校安抚苏寒和余劲,调整寝室,折折腾腾就过去了大半天。
等到终于安静下来,余劲把苏寒堵在了新寝室里。他开始对苏寒大加指责,把李固和展翼飞被鬼杀死的责任全部扣到了苏寒的脑袋上。
苏寒顿时怒火中烧,无比后悔自己多事救了余劲。而另一方面,他还要担心那个恶鬼李秋波,毕竟自己算是和它作对了,不知道它会怎么收拾自己。而且,还有一个不知道会不会也是个定时炸弹的“鬼中鬼”韩晓。
苏寒发现自己完全陷入了孤立无助又四面树敌的境地。他本来想和余劲对骂,并将余劲他们三个人把自己抬出寝室的事情亮出来。但他克制住了,反而装模作样地给余劲道歉,总算把余劲安抚了下来。
苏寒避开余劲,偷偷地上网搜索“文举阳气”的消息,翻了几个网页,居然真的搜到了。
原来,所谓“文举阳气”,就是学习特别好的人身上慢慢形成的一种气场。那气场来自各种经过多少代人的努力积累下来的知识,对天地之气的吸收。当文举阳气汇聚到一个人的身上,就能起到辟邪驱阴的作用。
想不到该死的余劲因为平时学习比较努力,竟然还有这种意想不到的好处!苏寒心里分外不平。脑筋一转,他又在搜索框里输入“如何消除或夺取‘文举阳气’”。也许是上天帮他,他虽然没有搜到完全符合他问题的答案,却找到了一个相去不远,也许会是更好的方向的答案。
那个答案来自一个灵异贴吧,里面说,“文举阳气”这种东西不但可以保护主人不受邪祟侵害,其实还可以被别人借来当作反击邪祟的武器。具体的方法是:把拥有文举阳气的人头割下来,放到开水里煮。直到水变成浓浓的肉汁,就把那肉汁涂抹到自己的身上。当邪祟之物来侵害自己,那肉汁就会自动生效,把邪祟之物粉碎吞噬。
这是一个足够凶残的方法,但却让此刻对余劲的愤怒以及对恶鬼的恐惧、处于夹缝中的苏寒觉得捡到了宝贝。虽然一想到要割掉余劲的头去煮,他就浑身发麻,但他不能否认自己已经动了心。
谢谢楼主。鬼使神差地,苏寒在那则帖子下回复了一条。
凶恶武器
苏寒并没有立刻下定决心,而是给了自己几个小时时间思考。但思考到最后,他还是决定不能为了一个害过自己,被自己救过之后又责怪自己的人心软,毕竟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他偷偷地跑出学校,买回来一些镇定药物、一把菜刀和一口大大的电饭锅藏在寝室里。很快到了晚上,他偷偷地把镇定药碾成粉,掺进了余劲的饮料里。等到余劲睡熟了,他用电饭锅接了水烧开,然后拿起菜刀,像昨晚恶鬼李秋波砍死展翼飞一样,一刀剁在了余劲的脖子上。
余劲连惨叫都没能发出,脖子就断开了一大半。气流吹着他的血冒着泡地涌出来,很快形成了一摊大大的血泊。
苏寒横着一条心,什么都不顾了,又是几刀,彻底剁掉了余劲的脑袋。
电饭锅里的热水翻着水花,苏寒将余劲血淋淋的脑袋放了进去,开始煮。
寝室里渐渐地飘起一阵浓烈的肉香,电饭锅里的水变成了浓浓的、粉红色的肉汁。
苏寒拎出余劲已经煮烂的人头,把电饭锅搬到窗台上晾着。晾凉了之后,他脱光自己的衣服,把肉汁仔细地涂抹到了身上。
尽管苏寒已经被死亡的恐惧逼成了一个魔鬼,但进行到这个过程,他还是忍不住呕吐起来。
他正不停地呕着,窗台上的电饭锅“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肉汁飞溅,窗外黑漆漆的夜色里,爬进来一个“人”。
苏寒大惊失色,瞪大了眼睛去看,发现爬进来的“人”赫然是“许久不见”的那个李秋波说名叫韩晓的“鬼中鬼”。
此刻,它那肥大的衣服不见了,露出来的是它肋骨做成的牢笼,里面那张脸还在喊叫着。
“肉、肉香,好香,我终于找到肉了!”
爬进窗子来,“鬼中鬼”韩晓兴奋地说道。它苍白的眼睛里闪着光,在寝室里扫视一圈,最后目光定格在了苏寒的身上。

李秋波的计谋
听到“鬼中鬼”韩晓说的话,看着它兴奋的样子,苏寒知道自己做错事了。
贴吧里的那个方法难道是个陷阱?可是如果说会有素不相识的人专门弄一个陷阱等着自己,也太不可思议了。
顾不得想这些,苏寒夺门欲逃,但他发现寝室的门根本打不开。
“救命啊,有鬼啊……”苏寒也顾不得是否有人会发现自己砍死余劲的事,大声喊叫起来。
可是他的声音似乎也被寝室禁锢了,喊了半天,都没有惊动来一个人。
苏寒突然想起报警求救。手机扔在床上,他一步蹿过去抓起来,哆哆嗦嗦正要拨打110。突然,手机里来了一条消息提示,自动弹出窗口,遮蔽了他刚刚调出来的拨号键盘。
苏寒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发现那是贴吧客户端的消息通知,提示有人回复了他。
苏寒顺手划了一下,想把消息通知划掉,谁知滑动却变成了点击。贴吧客户端自动打开,把别人对他的回复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苏寒不去看也看到了,瞬间僵住了。
只见回复他的正是他找到“借用文举阳气”方法的帖子的楼主,当时楼主的ID他已经记不清了,但他记得当时的楼主ID绝对不是现在的“故人李秋波”。
自己上了恶鬼李秋波的当了!苏寒的心瞬间沉入谷底。
苏寒飞速地扫了一眼,明白了李秋波的阴谋。
原来,那个帖子真的是李秋波设下的陷阱。
因为苏寒的临时背叛,恶鬼李秋波被醒来的学霸的文举阳气击中,打得魂体不定,暂时没有现身的能力,只能躲进幽暗的黑夜无人之处疗伤。它当然怨恨苏寒,于是消耗自己最后一点鬼力,给浏览网页找救命办法的苏寒设下了这个陷阱,让他亲手把本来只要在他身边就能护住他的学霸余劲给杀死了。而且,它还欺骗苏寒把余劲的肉汁涂抹到了自己的身上。那当然并不是真的如帖子里所说,会给予苏寒辟邪杀鬼的能力。其真正作用,就是用人肉的香气引来整天找肉的“鬼中鬼”韩晓,让那个本来是李秋波对头的家伙帮它报了被苏寒背叛的仇。
显然,李秋波并不想让苏寒稀里糊涂地死,它要让他死前明白一切,那样苏寒才能死得更后悔,死得更痛苦。

终于找到了肉
看完回帖,李秋波浑身颤抖,像坠入了冰冷的深渊,手机“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时,“鬼中鬼”韩晓慢慢地向他爬来,嘴里不停地叫着:“肉,我的肉……”
苏寒浑身发软,瘫坐在了地上。“鬼中鬼”韩晓爬到他的跟前,爬上了他的腿,骑着他,开始把他身上的肉一条一条地撕扯下来。
苏寒歇斯底里地惨叫着,却偏偏不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肉一条条被撕下来,又一条条被贴到韩晓的身上。
韩晓肋骨里困着的那个鬼和苏寒一起惨叫着,却终于被苏寒的肉完全封闭起来。
“你将成为和我一样的魂囚,我决不会放过你的灵魂。”
苏寒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韩晓肋骨里困着的那个鬼无限怨毒的诅咒。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