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超恐怖故事胆小勿进_列车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27 22:59:21 

 今天,李默的女朋友突然向他提出分手。

  她的语气是那么决绝。看来,一切都不能挽回了。

  但李默还是决定要尝试一下。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火车站,买了一张去往女朋友所在城市的车票。

  以前,她每个星期都会坐火车来看他。昨天,她就是坐这趟火车回去的。

  李默清清楚楚地记得,是三号车厢。

  为了缅怀刚刚失去的爱情,他决定去那里看看。

  刚站到三号车厢门前,他就被里面的场景惊呆了。

  空荡荡的车厢里,一排排座位整齐地排列着。

  蓦地,他在座位巾间发现了自己女朋友的脸。

  与此同时,女朋友也看见了他,跑过来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亲爱的,你怎么来了?”

  李默立刻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紧紧抱住女朋友,深恐自己稍一放手,她就再也回不来了。

  十分钟后,李默终于相信这不是梦,才放开了女朋友。

  三号车厢里依然空荡荡的。

  他站起来,对女月月友说:“我去趟洗手间,一会儿就回来。”

  然后,他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痛哭不已。

  泪眼模糊中,他从口袋里拿出车票,往上面看了一眼。车票上写着:“2010年4月6日。”

  可今天明明是4月7日!

  他知道,自己坐上了一辆开往昨天的列车。

  列车的名字叫——安眠药。

  短篇恐怖故事胆小勿进 小胡子

  晚上,小张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站在第二天上班的公交车上。

  走了大约三站路的时候,突然有人往他肩膀上拍了拍。

  小张转头一看,是个留着一撇小胡子的年轻人。

  “请问,今天星期几?”年轻人问。

  小张答道:“星期三。”

  这句话刚说完,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面前的车窗上突然扑过来一辆卡车。不用说,这是一场车祸。

  小张惨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难道,这个梦在预示着什么?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从床上爬起来。

  老婆出差了,他也懒得做早餐,匆匆忙忙地洗漱完毕,就去等上班的公交车。

  很快,车来了。

  小张一只脚刚踏上去,突然鬼使神差地想起了那个梦,他警惕地环顾四周,没有发现那张留着一撇小胡子的脸。

  这么紧张干什么,只不过是一个梦。他自嘲地笑了笑。

  接近第三站的时候,小张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

  是老婆。

  “亲爱的,我回来啦。”

  “啊,怎么这么快?今天星期几?”

  “星期三呀!”

  小张心头一紧,与此同时,电话里传来一声脆响,那是车窗爆裂的声音。

  他人叫几声老婆,可是,已经没有回音。

  由于震惊,他捂住了嘴巴。骤然,他感觉手掌里有一点异样。

  他摸到了自己嘴巴上的小胡子……

  短篇恐怖故事胆小勿进 虚掩的门

  今天,八号病床的病人精神突然出现异常,护士赶紧把他的主治医生喊了过来。

  主治医生很和蔼地问他怎么回事,是不是晚上做噩梦了。

  他忐忑地回答说:“是的,我做了一个很古怪的梦,梦见我一个人走在漫无边际的荒原上,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门。这道门给了我一种安全感,我走上前,使劲拍门,可无论如何也拍不开。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门里突然传来一阵锅碗瓢盆的声音,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里面有说有笑地忙碌。”

  医生安慰他:“别害怕,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并不能代表什么。”

  等病人的情绪稍稍平复一些,医生和护士一前一后地走出了病房。在走廊里,医生停下来问:“这个病人的家属联系到了没有?”护士摇了摇头:“没有,他已经没有家人了,他的父母在十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他的老婆也离开了他。”

  医生若有所思,叹息说:“可以给他准备后事了。”

  当天晚上,八号病床的病人又做了一个梦,还是相同的梦境,他又来到了那扇门前。唯一不同的是,现在那扇门是虚掩着的。

  他轻轻一推,门开了。

  锅碗瓢盆的声音已经消失,他看见对面的餐桌上摆满了热乎乎的饭菜。餐桌旁,坐着两位老人。

  “儿子,饭做好了,过来吃吧。”他们乐呵呵地冲他打招呼。

  短篇恐怖故事胆小勿进 头一个

  老苏对儿子要求很严格,无论何事他都希望儿子能成为头一个。

  例如,头一个考入省重点高中,头一个得到奥数奖,头一个拿到全年奖学金,头一个成为党员……

  老苏望子成龙心切可以理解,只可惜儿子背负着重重压力,越来越难以支撑。

  前几天,老苏的儿子突然失踪了。这可急坏了老苏,他连亲戚朋友包括儿子同学家都找遍了,也没打听到儿子的下落,无奈之下只得报警。

  警察在附近小区走访,并进行了彻底排查。

  很快,他们就得到了一条重要线索。

  警察在几公里之外的水库里发现了老苏儿子的尸体,他们立刻给老苏打电话,让其来认领尸体。

  老苏放下电话,火速赶到了案发现场。

  一位年长的警察拍着老苏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要有心理准备,我们尽了最大努力,目前只发现这个……”

  枯黄的草叶上,一颗头颅湿漉漉地立在上面,他面色惨白,紧闭着双眼,嘴唇青紫,嘴角微微上挑,似乎在笑。

  老苏一下子昏了过去。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