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佩断魂_精彩灵异鬼故事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9:05:04 

一天前

“你一定要帮我!”征鸿定定地看着萧仪,眼睛一眨不眨的,“她真的很痛苦,我要帮她!”

萧仪无奈地看着面前这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蛋,道:“我只是学过一点儿传统道法,不是医生好不好。再说她痛苦关你什么事?人家男朋友都还没心疼呢!”

“她的玉佩。最近她常带着一块古老的玉佩,很少离身。而就是从那玉佩出现后,她才变得反复无常,而且经常痛苦得呻吟落泪。我怀疑那块玉佩是邪物,它在害筱落——你一定要帮我!”征鸿冷硬地说道,根本不给人拒绝的余地。

面对他的请求,萧仪除了答应还能怎么办?就算要救的人是她……

征鸿带着萧仪轻车熟路地跟踪他暗恋的女生筱落。她是一个长相甜美清纯的女生,征鸿曾向她表白过,无奈人家并不喜欢他这种类型,最后选择了一个粗壮黝黑,名叫马如尘的男生当男朋友。这让征鸿郁闷了好久,也让萧仪百思不得其解之余暗暗窃喜。

人家都说森林那么大,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可偏偏征鸿就硬要吊死在筱落这棵树上。尽管筱落已拒绝过他而又名花有主,真是不知道骂他死心眼好还是夸他专情好。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的是,她怎么一直都是一个人,她的男朋友呢,莫非是吵架了吗?那你就有机会了,正所谓名花有主你可松土……”萧仪出着馊主意。

“别光顾瞎扯啊,你看出来什么没有?”征鸿不好意思起来。

萧仪仔细观察了一下走在前面的筱落,道:“玉佩没见着,但是人身上都有三盏灯,筱落灭了两盏。这种状态是什么病不太好说,但绝对很容易惹到不干不净的东西。”

“是不是有鬼在害她?”征鸿焦急地问。

“我也不清楚,先开个阴眼看看吧。如果真有‘好兄弟’在,一眼就能看出来。”她掏出一瓶符水,和征鸿一起洗了洗眼睛,无声地念了一句咒文,再抬头看时,两人都愣在当场,几乎要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明媚的阳光已消失了,天上浓重的黑云仿佛要压到人头上。更恐怖的是,本来空荡荡的校道上眨眼间变得阴沉而拥挤,一长列死状不一的“好兄弟”麻木地排着长队跟在筱落身后,简直像在饭堂排队打饭一样!

“这、这、这……”征鸿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萧仪同样看得目瞪口呆。

紧跟在筱落身后的一个鬼冷冷一笑,突然飘快两步,直直撞进筱落的身体里。筱落立刻眉头紧皱,痛苦地往前跌走几步,而后面的“好兄弟”全部紧紧跟上一步——原来这就是筱落痛苦的原因!α鬼β大γ爷

萧仪隐约猜到了点儿什么,但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头脑发热的征鸿已经大叫一声冲了过去,萧仪拉都拉不住,只好咬着牙跟在他身后。

“滚开,你们都给我滚开!”征鸿冲到筱落身旁把她护在身后。一个个飘荡的野鬼躲开他胡乱挥舞的手,层层叠叠地把他们围在中间。看这架势,它们随时都能一拥而上,把这两个冒着阳气的活人撕成碎片。

征鸿这个冒失鬼,把这一群孤魂野鬼给惹毛了!阻鬼上路,就跟阻人发财一样,都是大忌!萧仪大急,连忙掏出随身携带的符纸来。

阴人的传承

“上天赐我威震万灵,地降震雷入吾腹盛,鬼闻脑裂,出语惊神!急急如律令!”萧仪捏着法诀,蛮牛冲撞般闯进鬼堆里,被她撞中的鬼纷纷惨叫着躲开。

“快带我们冲出去!”征鸿抱起已经昏迷的筱落喊道。

萧仪奋力挡开被激怒的两个鬼,回头吼道:“冲毛线啊,你难道还能跑得比鬼快?它们只是需要筱落,不会伤害她,倒是我们更危险一些,干脆扔下她跑了算了!”

征鸿立刻反对:“绝不能扔下她!”

这个笨蛋!萧仪又气又急,她的法力可不足以对付这么多鬼,这样下去他们两个迟早会被这些愤怒的鬼撕碎,而筱落还会是好好的!她左支右绌地护着征鸿,而征鸿反而紧紧地抱住最安全的筱落。

得想个办法,不然法力枯竭就得和这个傻瓜死在这儿了!对了,筱落的玉佩。应该就是她的玉佩导致她被一群鬼尾随的!萧仪想道。

“把她放下,找出她的玉佩给我,我引开这些鬼!”萧仪翻出两张黄符,狠狠地拍到一个狰狞飘至的鬼脸上。

征鸿连忙放下筱落,在萧仪口袋掏出了一个护身符放到她身上,然后才摸出筱落的玉佩扔给了萧仪。

“你一个人不会有事儿吧?”他略微有点儿担心地问。

萧仪“呸”了一声:“别说得好像你在就能帮上忙一样,我摆脱了这些鬼再跟你联系!”她捏着法诀闯出去,手里还紧握着那个青白色的古老玉佩,一众野鬼果然跟着她蜂拥而去。

萧仪沿着校道一直往校园的偏僻角落跑,那些鬼一直追在她身后。眼看到了一个死胡同,萧仪无奈转身,野鬼们纷纷脸色狰狞地扑了上去!

萧仪连忙扔出一大把符纸阻挡它们前进,捏着玉佩喝道:“你们这又是何苦。都不过是想安心上路,何必要害我?偏要跟我斗的话,我就先摔碎这块玉佩,再跟你们斗个鱼死网破、魂飞魄散!”
也许是她的威胁起了作用,也有可能是它们看她高举玉佩欲摔的模样有些害怕了,总之它们都怨恨地盯着萧仪,然后慢慢地消失了。

萧仪松了一口气,这招果然管用——看来玉佩就是这些鬼上路投胎的关键。

征鸿已经把筱落背回寝室,在她舍友的帮助下将她抬上床安睡。当萧仪找到征鸿时,征鸿正守在寝室外不愿离去,萧仪只好郁闷地蹲在一旁,默默想着筱落身上发生的事儿。

“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怎么解决?”征鸿转头问她,脸色平静。

萧仪叹了一口气:“你猜对了,是那块玉佩搞的鬼。那是一块带有阴间气息的信物,持有它的人将会与它联结成为阴人——这么说吧,世上有很多死后不得安身的孤魂野鬼,它们想去阴间投胎,却苦于无人接引、无门可入——而阴人就可以当做它们通往阴间的大门。它们被玉佩的气息吸引,然后跨过阴人进入阴间。”

“所以筱落现在成了那些鬼通往阴间的门,它们才一个接一个地排队跟着她,等待撞进她身体往阴间去?”

“不错,每次这样的过程对阴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那是来自灵魂与精神上的痛楚。所以每通过一个鬼都要缓一阵子,才能让下一个鬼通过。这样的信物一般是控制在降鬼世家手上,他们有代代传承的接引者。现在不知为何这玉佩却到了筱落手上,而且玉佩一旦与她连结,就再也不能丢弃,丢了也会有孤魂野鬼给她送回来。”

“这么说,筱落要一辈子这样痛苦下去,连你都没办法?”

“规则如此,我能有什么办法?”萧仪耸了耸肩。

“那如果我说,我要把玉佩拿过来,代替筱落成为下一任阴人呢?这样她不就摆脱了那些孤魂野鬼了吗?要痛苦的话,让我来代她承受好了。你不要劝我,就告诉我可行不可行!”征鸿斩钉截铁地说道。

萧仪被他这一套理论震在当场,良久才缓过神来,连忙阻止道:“可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阴人的,你看筱落身上三灯灭二,对鬼的排斥没那么大,才是当阴人的适合人选。你要硬来的话,一旦失败,绝对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征鸿似乎早料到她会这样说,笑了笑,说道:“但我还有你帮忙,你一定有办法帮我弄熄身上的灯,让我成为阴人的。对不对?等你有了爱人,你就会理解我的!当你真的爱一个人,你就会想为她付出一切!”

校园一角

夏末秋初,黄叶飘飞,校园的一角早已陷入满满的秋色当中。这是一种被感伤和离别萧瑟染黄的叶,铺了一地,很美却很少人驻足。

萧仪默默地坐在阶梯上,看着一脸坚决、站在满地落叶中间的征鸿,很想问他最后一次:这样做真的值得吗?但她不愿问出口,因为她觉得这样问简直就成了对征鸿的侮辱。

她唯有低头沉默,不让他看出一丝沮丧和不忿。征鸿,萧仪最好的朋友,就那么站在巷中落叶上,坚定又欣慰地静静等待着。枝叶斑斓的光影投射到他身上,投射到他手上握着的古老玉佩上,有一种莫名的阴森。

“这样做真的值得吗?”前夜,她冷冷地问征鸿,得来的是意料之中的坚定点头。他是那么奋不顾身,忧伤中又带着一丝喜悦,萧仪连劝说他的勇气都没有。这是他心甘情愿的选择,是她最好的朋友无怨无悔的选择,她又有什么资格阻止他?萧仪非但不能阻止他,为了他心中的幸福,她还得帮助他。

“时间快到了。”征鸿看了看手机,对萧仪说道。

萧仪站起身来,仍旧用冷漠伪装自己的悲伤:“嗯,你做好准备吧。后果你是知道的,今天的连结,如果成功了,你往后将陷入无穷无尽的噩梦与恐惧之中;如果失败了,你不但会死去,而且魂魄会被撕成碎片,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她还是忍不住又把后果说了一遍,抱着渺茫的希望盼征鸿能及时反悔。

可他只是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来吧。”

“把血滴到玉佩上,握紧了。”这头倔驴!萧仪压住悲愤得想把他打倒在地,然后抢走他手上的玉佩扔得远远的冲动,冷冷说道。征鸿果断照办,萧仪开始轻声念诵咒语。

阴风开始呼啸,连阴森的阳光也被更阴森的黑云遮蔽。地上的落叶旋转着,仿佛黄泉路上的末日景象。

一个高高瘦瘦的鬼影出现在征鸿身后,漠然地盯着他。萧仪连忙停止念咒,屏住呼吸,她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就只能坐看成败结果了!

那个鬼影似乎瞄了瞄征鸿手中的玉佩,而征鸿此时毫无知觉,惊讶而谨慎地看着围绕在他身周飞舞的落叶。那个鬼影走上两步,在萧仪的角度看来简直就是紧紧贴在征鸿背后,而征鸿也打了个冷战,显然是已经感受到身后的阴寒。媿汏爺媿诂倳

良久,那个鬼影终于阴阴一笑,又往前走一步,和征鸿完全重叠在一起。征鸿大叫一声,突如其来的灵魂剧痛让他一下子跪在地上,冷汗浸透了他全身的衣服。他咬着牙不哼一声,忍受着体内传来的巨大痛苦——而那个鬼影已经完全消失在他身上了!
连结成功

看着落叶漫天飞舞,萧仪的脑海里回响起她与征鸿争执的情景。

“如果你死了怎么办?”

“那我也是死得其所了。”

“为她而死,就死得其所吗,你有没有想过你其他亲友的感受?”她悲愤地说道,勉强把下面一句“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咽回了肚子里。

“我来不及想,现在满心满脑想得都是她,她的痛苦她的难受,她皱着眉头的样子。我只想为她分担痛苦!”

征鸿的话让萧仪哑口无语。是的,爱情的力量,总是超越一切常理。半饷,她终于下定决心,把玉佩郑重地递到他手里,缓缓说道:“明天十二点,落叶校道。”

“啊!”一声尖叫猛地把萧仪拉回现实,她转头一看,居然是筱落!

“她怎么会在这里?还早不来迟不来,偏偏征鸿要逞英雄的时候出现!”

筱落的目光却不在萧仪身上,她惊恐地捂住嘴看着萧仪背后。

不好!萧仪连忙向征鸿看去,他已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一个脸色扭曲的鬼影正狞笑着俯身向他抓去!本文出自鬼,大,爷,鬼故事,转载请保留!

“大胆野鬼,有我在你就别想害征鸿!”萧仪火急火燎地一个箭步冲上去,现在的征鸿不但对鬼物毫无抵抗能力,甚至还会自动吸引孤魂野鬼到来,而面前的这个明显不是什么好鬼。

数张符纸开路,萧仪劈开飞舞的黄叶,狠狠地把野鬼撞开,把征鸿拖出阵眼。那个野鬼嘶吼一声又扑了上来。这是个含怨而生的鬼,让它通过玉佩和征鸿这个连结点太危险了,得用往生咒强行送它到阴间上路!

萧仪翻出一张符纸径直往它额头贴去,却被它灵巧地躲过,仍旧往地上的征鸿扑去。萧仪用一把朱砂擦过手,急忙拉着它的腿把它甩开,却没想到胸口一痛已被恶鬼一脚踹中胸膛倒飞出去。鬼从地上爬起又向征鸿飘去,萧仪摔倒在地,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恨恨地盯着那个鬼,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雷符。

好狡猾的鬼,不过我绝不会让你得逞!

“鬼闻脑裂,出语惊神!急急如律令!”符纸疾如闪电般射到了鬼的背上,野鬼惨叫一声,却仍旧向前扑。但还没等它扑到征鸿身上,就仿佛被一股吸力吸住一样,一下子钻进了他手中的玉佩里。

“这是成功还是失败了?征鸿,征鸿!”萧仪勉强站了起来,扑过去连忙掐征鸿的人中,希望把他唤醒。

“你,我昨天见过你,你是谁?你们偷了我的玉佩,到底干了什么?”筱落已经从震惊中缓了过来,而且还看到了征鸿手上的玉佩。

“你还装!难道你会看不出来征鸿在自愿替代你成为下一任‘阴人’吗?”

“阴人,什么是阴人,跟我的玉佩有什么关系?”筱落愣愣地看着萧仪,萧仪随即诧异地看着她:“原来你不知道?那这块玉佩是谁给你的,这不是分明想害死你吗?”

“玉佩是我捡来的,我看它漂亮就一直带着,它难道跟我的头疼病有什么关联吗?”

捡来的?萧仪皱着眉头,快速地把昨天的事和关于玉佩的来历推断说了一遍。等她说完,征鸿终于也悠悠转醒,看来是成功了。不过征鸿第一时间就看向了筱落,而听完故事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的筱落毫不犹豫地向他抱了过去。

萧仪瘫倒在地,缓着胸口的疼痛劲儿。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幸福模样,她黯然神伤又不忍打扰,唯有悄悄拿起地上的玉佩,退出了这个幸福温馨的校园一角。

“如果筱落是无辜受害者,那为了征鸿与她的幸福,阴人什么的,不如让我来当好了。”

惊变

萧仪神色木然地站在校园一角,等着十二点的到来。这里的黄叶依旧飘飞,阵势还未撤去,她违心地说道:“我就算还没有爱人,但我也能理解你。”

十二点整,萧仪轻声念诵咒语,顿时阴风怒号,满地的落叶萦绕在她身边飞舞,像极了一群蝴蝶,而她就是蝴蝶中央的花仙子。她咬着嘴唇,忍痛割破手掌,用力握住玉佩,让血液渗进去。

不大一会儿,她只觉身后一冷,凉飕飕地瘆人。

来了吗?要通过我身体的孤魂野鬼,只要让它通过我的身体,征鸿就应该解放了吧!萧仪转头一看,果然一个黑黝黝的鬼影悄然立在她身后,不过这个鬼影看起来居然有种熟悉的感觉。

她疑惑地打量着,终于记了起来:这不就是昨天中午征鸿昏迷后出现的那个鬼吗?它还中了自己一个雷咒,被玉佩吸了进去呢!

“那么,现在你是想要通过我到阴间上路了?来吧。”萧仪冷冷地说道。

“我还不想走。”鬼影渐渐走近,它的脸也越来越清晰,清晰到萧仪浑身发软,跌坐在地。

“征鸿,怎么会是你?”那个鬼的脸分明就是征鸿——这个昨天突然冒出来的鬼居然是征鸿!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昨天我站在飞舞的黄叶中,后来只觉背后一凉,头脑疼痛,就失去了意识。等我醒来后,却‘看见’自己躺在地上,你和筱落站在阶梯上看着我。我知道肯定出什么差错了,想要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但却被你挡住,还差点儿被你打得魂飞魄散,幸亏玉佩把我吸了进去。玉佩里一团黑,我出不来,直到刚才我才有机会出来。”
萧仪思绪混乱,但还是一点儿一点儿推测道:“这么说你在连结过程中魂魄出体了,但昨天你明明醒来了,还和筱落抱在一起呢!那就是说昨天第一个进入你身体的鬼,压根就没想着通往阴间,它就是想抢你的身体来着!估计它也跟你一样,一开始是被封在了玉佩里……”

征鸿急忙打断了她的话:“有鬼附身到我身上了?这样筱落一来岂不是很危险吗,你倒是赶紧去救她啊!”

萧仪翻了个白眼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只想着筱落,现在要救的是你好吧?居然在我的眼皮底下作怪,我这就去把那个鬼打散,你跟着我,到时候趁机抢回身体!”

按着征鸿的课表,萧仪顺利找到了征鸿,或者说,是他的肉体。他正跟筱落亲密地坐在一起,一脸的幸福,幸福得让人神伤。嗯,等征鸿把身体夺回来,这样的幸福就真正属于他了吧!

萧仪偷偷潜入教室,坐到了他们后面。她暗中捏起法诀,让征鸿切断了教室的电源,讲课的老师只好让大家换教室。“征鸿”拉着筱落起身想走,萧仪一把按住他的肩膀:“他们都能走,就你这个冒牌货不能走!”

“萧仪,你在说什么?”“征鸿”一脸糊涂。

“不用装了,你根本不是征鸿!你不过是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鬼,趁机占了征鸿的身体罢了!筱落,赶紧过来,别让他骗了!”萧仪拉着筱落想把她拉到身后,却拉之不动,等看到她的表情时,萧仪心里凉了半截。

“你,你知道?”萧仪惊讶得差点儿站都站不住了,“我懂了,你是知道的,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知道玉佩的作用,你知道阴人,你什么都知道,就等着征鸿傻乎乎地为你出头——你好狠毒的心!征鸿一心为你好,你却利用他对你的爱慕,非但谋划抢夺他的身体,还害得我差点把他打得魂飞魄散——还是说,你的计划里我本就应该把他打散!”

“那么你呢,你又是谁?”萧仪转头看向“征鸿”。

“征鸿”轻笑:“果然瞒不了你,我叫马如尘,玉佩的主人。”

抉择

一切的经过在电光石火间闪过萧仪的大脑:

筱落的男朋友马如尘就是降鬼世家这一代的阴人!由于中途不知出了什么差错导致身死魂离,筱落暂代他成了阴人。但马如尘不忍通过筱落去阴间,便附于玉佩上不肯离去。于是一人一鬼开始谋划阴谋,并将目光对准了对筱落死心塌地的征鸿……

“你快从征鸿身体里滚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你知道我可以有多少种方法让你魂飞魄散!”萧仪越想越气,干脆将一张符纸打到他身上。她飞快地念了几句口诀,一个高高瘦瘦的鬼影被她从征鸿身上打出,征鸿的身体软倒在地。guǐ大☆爷

露出高瘦鬼身的马如尘冷冷地道:“萧仪,你的法力有几斤几两我都清楚,为了那个傻小子跟我拼命,值得吗?”

“马如尘,现在我才是阴人,征鸿的身体你回不去了,你是不是也想夺我的身体?”萧仪冷笑。

“虽然夺你身体要变成女孩,不过好像也是不错的体验。”马如尘同样冷笑。

“现在你有两条路选,要么乖乖让我送你上路,要么就魂飞魄散!”

“我倾向于第三条。”马如尘嘶吼一声扑了上来,萧仪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

出身降鬼世家的马如尘果然难对付,就算变成了鬼,它也依旧熟知各种符咒和法器的威力。萧仪挥舞着桃木剑,像一个翻飞在聚光舞台上跳着剑舞的舞者,拼尽全力也只能勉强与马如尘打成平手。

符纸黄色蝴蝶一样飞翔在半空,可惜都被马如尘躲开了。各种自小背下的咒语像流水般从萧仪嘴里吐出,她身上层出的法器如天女散花,大多被马如尘挥手挡回,少数打在它身上的法器让他身上青烟直冒。

萧仪在这个小小教室里布了一个又一个阵势,却一个接一个地被破。疏忽间,萧仪被马如尘一拳打中,撞倒了最前排的椅子。萧仪竭力站起,又被它一脚踢到讲台边,再也站不起身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马如尘狞笑着慢慢走近自己的身体。

萧仪只觉脑海里传来前所未有的剧痛,知道自己昏过去后就会和征鸿一样,再醒来就只能看着马如尘操纵自己的身体走来走去了。

绝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萧仪闭上眼睛,想要咬舌自尽。突然,她脑袋里的剧痛迅速退去,马如尘惨叫一声飞跌出她的身体。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从地上爬起,坚定而有力——是征鸿!他走到教室门口,堵住了门,滴血的手上握着一个古老的玉佩。

萧仪和玉佩的连结断了,她不再是阴人,马如尘不但不能夺她身体,反而会被她身上的法器所伤!

“上天赐我威震万灵,地降震雷入吾腹盛,鬼闻脑裂,出语惊神!急急如律令!”萧仪飞快地念起了咒文,将一道雷符扔到了虚弱的马如尘身上,马如尘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冒烟的身体,终于魂飞魄散了。

“我说过,你只有两条路可选。”萧仪软软地倒在地上,堵在门口的征鸿冲过来扶着她。他在他俩打斗时,趁机将自己的魂魄归体,重新夺回了身体。他眼看萧仪失利,便灵机一动,又重新与玉佩连结成为阴人。

“我不能眼看着筱落被痛苦折磨,更不能看着你代我受苦!”他温柔的声音传来,萧仪傻傻地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就不受控制地落下来。

跟她一同落泪的还有筱落,她跌坐在课室一角,流着泪看着马如尘消失的地方……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