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命鬼王曦_2018民间简短鬼故事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23 19:46:20 

 宋时,定安县有一个穷书生叫王曦,他自幼出生贫寒,家徒四壁,一心攻读圣贤书,梦想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在定安县的乡里有一个女子叫兰氏,兰氏在乡里远近闻名,颇有姿色,四方邻居都叫他兰美人。可兰氏虽然生的一副好皮囊,内心却是不甘寂寞,不守妇道的女子。后来,兰氏经媒婆介绍嫁给了穷书生王曦。

  嫁入王曦家的兰氏总是嫌贫爱富,待他非常刻薄,还总是趁王曦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勾引来往的过客,行苟且之事。

  这天,王曦正好外出寻找一位同窗好友,谈论诗词歌赋,回家时已经到了深夜。刚想进门,突然,他听到家中有种不寻常的举动,一种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出来,不多时听到兰氏娇喘连连。王曦透过门缝朝里面望去,正好看到,床上一个精壮的汉子和兰氏拥抱在一起,兰氏媚眼如丝,身上一丝不挂地在床上动作着。

  王曦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原来兰氏趁自己外出,不甘独守空闺,在家中偷起了汉子。王曦气极了,推门而入,暴喝一声:

  “狗男女,你们竟然趁我外出,干出这么下贱的勾当,看我不杀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说着,王曦抄起门后的一个顶门棍,恶狠狠地便向床沿走去。

  兰氏被王曦的突然到来,吓了一大跳,慌张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也顾不得那汉子,就向床里躲去,一边躲还一边求着绕。

  “相公,我再也不敢了,是那汉子勾引的我,我冤枉啊,你饶了我这一回,我今后一定恪守妇道,好好待你。”兰氏恬不知耻的告饶着。

  王曦青筋暴起,怒吼道,“你个淫妇,你从嫁到我王家以来,什么时候还恪守妇道了,我以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可如今你偷人竟然偷到家中来了。看我不打死你们两个奸夫淫妇。”

  王曦,一闷棍向床头敲去,那汉子初次也被王曦的气势慑了一大跳,等看到王曦原来是个文弱书生,心中底气便足了好多,也没有王曦刚冲进门时那么胆怯了。

  那汉子瞅准时机,一把抓住了王曦手中的木棍,一个反手便躲了过去。

  那汉子本身比王曦强壮好多,又因常年在外做苦力,身体更是敏捷,王曦那是那汉子的对手,被他三习五除二便摁到在地上。

  他脚踩在王曦的脸上,轻蔑的说道,“就你这小身板,难怪你家夫人偷人,活该吧。”

  王曦愤懣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奈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仍那汉子摆布,只是眼睛突兀的看着兰氏和那汉子,涨红了脸。

  兰氏,见王曦这般羸弱,心中的余悸早已消失殆尽,只见兰氏坦胸露乳的依偎在那汉子身上,贱笑道:

  “就你家这般光景,还想留住我的人,就你这瘦小身材,有怎么能满足我,你也休怪我去偷人了。”说着,还向王曦脸上啐了一口唾沫。

  王曦自幼苦读圣贤书,心中对人格尊严看的极是重要,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委屈,怒火攻心,又发泄不出来,翻了个白眼,一口闷气没呼出来,竟生生地被气死了。

  兰氏和那汉子,看到王曦翻了个白眼,口中突突地吐出了几口白沫后,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那汉子惊骇地朝王曦的鼻孔摸去,试探了一会儿,感到王曦确实没了呼吸,手惊恐地缩了回来,颤颤巍巍地看着兰氏说,“死了,竟然真死了。”

  兰石听闻后,吓了一跳,惊恐地走上前去,摸了摸王曦的脖颈,胆战心惊的抱住那汉子,脸色煞白的说道:

  “怎.....怎么......办........死了.......怎么....办啊.......快.....想个办....法...吧。”

  兰氏吓的早已口不择言。

  那汉子正了正心神,脸上显示出一脸的阴恶,奸邪地哼了一声,说“我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趁着深夜,将他埋了便罢,这样便神不知鬼不觉了。”

  兰氏毕竟是妇道人家,也拿不定注意,默默地点头应允了。

  那汉子便扯下床上的遮羞帘子,胡乱地裹了裹王曦的尸体,和兰氏蹑手蹑脚的跑到后院,趁着黑夜,挖了个深坑,将尸体草草地掩藏了起来。

  自从王曦死后,兰氏还是本性难移,早就将王曦的死忘到了九霄云外,仍然不恪守妇道,偷偷地和那汉子厮混,夜夜颠鸾倒凤,翻云覆雨。

  王曦被掩藏的那晚,黑白无常便前来勾取他的魂灵,他被带到了阴曹地府,王曦第一次看到现实的地府,只见周遭阴森恐怖,孤魂遍野,四周漆黑一片,众鬼凄惨呜咽的哭叫着,“还.....我.....命......来,呜......呜......还.....我.....命....来....”

  王曦毛骨悚然地听着,再看看四周,只见阴间的最深处有一条河,河里的水浑浊不堪,漂着一颗颗白森森的头颅,听黑白无常说,这些头颅都是生前极大的恶人,他们死后,阴间判官是不让转世投胎的,都直接被众喽啰扔进忘川河中,饱受河水浸泡之苦。

  说着,突然,忘川河边一只幽幽的灯笼竟然亮了起来,灯笼的旁边还放置着一台陈旧的木桌,木桌上刻着各种符咒,一具白森森的枯骨握着毛笔,正襟危坐,神情肃穆,翻着桌子上的一沓厚厚的账薄。

  “给判官大人请安”只听见黑白无常,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呼喊道。

  王曦这才知道,眼前的这具枯骨,竟然就是赫赫有名,掌管生死薄的判官大人。

  王曦也不敢怠慢,慌张的跪在地上,唯唯喏诺地说道,小生,也给判官大人请安。

  判官大人,面无表情,用笔在生死薄上划着什么,并没有理会王曦。过了一会儿,判官大人突然抬起头来,眼神一片肃杀,看着王曦说道,“你就是永定县的那个书生吧,刚刚查了你的生死薄,你的阳寿确实已尽,本判官念你饱读诗书,是个可用之才,就交给你一份帮本官管理地府账目的差事如何?”

  王曦叩首道,“小生谢过判官大人的栽培,不过,大人,能否让小生回去阳间一遭,小生还有一点家事未了,等小生了了此事,便前来报到,可好?”

  那判官听王曦说的诚挚,大手一挥道,“去吧,本官给你三天时间。”

  这夜,王曦的鬼魂,来到了以前自己的家中,自从自己死后,家中更是破败,周围狼藉遍野,可见那夫人已经很久不去洒扫了,王曦飘荡在自家的门前,探头向里屋望去,果真,那淫荡的妇人还在,正在和一陌生男子行着房事,那男子骑在兰氏的身上,奋力地冲刺着,兰氏面部紧绷,身体微颤抽搐,剧烈地迎合着。

  王曦一晃身,便破墙穿了进去。

  突然,只见那男子,陡然停了下来,身体一颤,双眼翻白,口吐白沫,竟然昏死了过去。兰氏惊恐的爬了起来,恍惚间感到自己的脖子处被什么东西捏着,越来越紧,她心惊肉跳地双手乱舞,卖力的挣扎着,但就是摸不到任何实物,只感觉到有一股千斤重的力量勒的她喘不过气来。

  突然,一阵阴风刮过,案上的那台油灯幽幽地亮了起来,兰氏在迷糊间看到,案前站着一个书生,满脸惨白,眼神冷峻,仇恨地盯着她。

  兰氏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惊恐地指着那身影,口中喃喃道,是你........是你.......说着,双手无力地垂了下去。顿时香消玉殒。

  王曦,捏死那淫妇后,回到了阴间,从此便潜心掌管阴间的各类账目,后来又被判官崔府君赏识,赐他一索命鬼的称号,专职来惩戒阳间不守妇道,不遵伦理的淫荡女子。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