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鬼楼_很吓人的鬼故事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08 14:48:58 

在周口市的西郊有一座别墅,它的四周是高高的围墙,围墙内种了许多的白杨像,墙外的人很难看到别墅里的景象。整座别墅透着神秘的气氛。

传说别墅的主人是曾经的亿万富翁施卫东。而施卫东两年前神秘失踪,警方都找不到他去了那里。因为施卫东欠银行巨额贷款,这座别墅便被银行收回去了。尽管银行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刊登广告,但是两年过去了,仍然无人敢买。这里便成为一座空宅。

为何没人买这栋别墅呢?因为这里还是家喻户晓的鬼别墅。在这个别墅里五年内接二连三的死了很多个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还有好几个,也有人因为到过此楼,而离奇死亡。

关于鬼楼的传闻有很多版本,越传越离奇,人们只要提到鬼楼便毛骨悚然。这个市里的孩子妈妈和幼儿园的阿姨,对不听话的孩子,有个常用语:“你再不听话,就把你送到玫瑰园去!”听到这话的孩子,不论怎么调皮捣蛋,都会乖乖地躲到角落里一声不吭了。可见西郊玫瑰园别墅它的震慑力有多么大了?

玫瑰园别墅附近的居民也相继搬走。他们说,自从变为空宅之后,他们晚上经常听到琴声:有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还有不知名的小夜曲。有时能听到琵琶声《十面埋伏》、《霸王卸甲》。

还经常听到嘤嘤的女人凄婉哀怨的哭声,和一男一女的喃喃细语。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夜里人声鼎沸,好像有很多人在打仗。

更加瘆人的是,有一个外号叫王大胆的壮汉,为了弄清虚实,一天午夜他趴上铁门,跳到院中,悄悄向楼里靠近,忽然听到人工湖那边传来水声,他借着微弱的月光望去,看到一个身穿白袍、披头散发的女人,从水里慢慢爬上来,向小白楼走来。

王大胆吓得屁滚尿流,拼命跑到大门口,跳上大门逃命了。这个目睹溺死鬼的人,到处讲他的可怕经历,所以更加让市民对鬼楼望而生畏。无人敢靠近一步,附近居民也不得不纷纷搬出这鬼魅横行的恐怖之地。

然而必竟有不信鬼不信神的唯物论者,他们对这些传闻嗤之以鼻,往往当笑话讲,嘲笑那些胆小怕鬼的人们。

其中最大胆的就是网络作家27岁的李晓天了,他竟然搬进玫瑰园别墅。与众鬼魂同居一楼。

此人人高马大、身体强健、胆大包天;才智过人、胸有大志。李晓天在校期间,就是出名才子,还好舞文弄墨,文笔不凡,口才极佳,常常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所以大家亲切地叫他“文豪”。然而他生不逢时,怀才不遇,大学毕业之后到一个国企宣传科当了一名小职员。

因为他好打不平,敢想敢说,往往和不学无术的领导顶牛,所以厂里第一批裁员,他就下岗了。下岗之后只给了他一万元买断钱。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新的工作,所以在家总是烦躁不安,再加上爸爸脾气很暴躁,动不动就骂他这个吃闲饭的啃老族,妈妈也天天没完没了的唠唠叨叨,他实在无法忍耐,就整天把自己关在小屋里,开始写小说。

没出两个月他就完成了一部30万字的反映当代青年人励志的长篇小说《布满荆棘的通天之路》。他拿着厚厚的小说稿跑了好几家出版社,编辑看后都说很好,但是要出版必须自己先交两万八千元,出版后还要自己销售一千册。他从小就有当作家的夙愿,可是第一次写书就挨了当头一棒,他回到家大哭一场,感到无望了,心灰意冷,忧心忡忡。

他的好朋友,大学同学赵振光给他出主意,让他买一台电脑,在网上发表小说。

李晓天从自己的存折里取出3500元,买了一台二手的八成新的台式电脑。他爸爸发现后,把他大骂一通,并且扇了他两个大耳光。他忍无可忍取出2000元给妈妈留下,拿着几件换洗的衣裤,借口去卖电脑把电脑从家里搬了出来,寄放到赵振光家,自己就开始找出租房了。在一个小旅店里住了三天,也没找到廉价的出租房。
有一天晚上,在街上,李晓天碰到了自己一个高中女同学何子玥。两人在高中时有好几个学期是同桌,关系始终很好。因为多年不见,所以有谈不完的话题。李晓天正好满肚子的委屈无处发泄,就想趁机向老同学诉诉苦。于是他们在路边的小吃部找了一个空座,点了几个小菜,边吃边聊。

何子玥财税学院毕业后到建行工作,因为她精明强干,工作踏实,非常敬业,很快就被提升信贷部主任。当她知道李晓天为住处发愁时,她想到西郊那闹心的别墅。她说:“大李,我有办法可以解决你的燃眉之急,但是不知你愿不愿意去?我们建行有一座收回的抵押楼,现在正打广告准备出售,可是因为是空楼,所以每当有人要去看房,我们都得派两人去。我和领导研究个解决的方法,就是暂时找一个看楼的临时工,每月工资1500元。你看看能不能去?你要去,我就不找别人了,既解决了你的住房问题,也解决了我们的难题,这是一箭双雕两全其美的大好事,你考虑一下,行不行?”

李晓天一听高兴地几乎跳起了,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连连说:“两全其美,一箭双雕!两全其美,一箭双雕!何乐不为呢?一言为定,我百分之二百地同意。你快说,在哪儿,我今天就过去。”

何子玥微微一笑,叫号说:“我说了,你可不许反悔呀!”

李晓天拍着胸脯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李晓天什么时候出尔反尔过?你快告诉我在哪吧!我一定去。”

何子玥一脸坏笑:“来,拉钩!”李晓天真的就和她拉钩了。两人一起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何子玥诡秘地盯着李晓天一字一顿地说:“西-郊-玫-瑰-园-别-墅。”李晓天两只眼睛瞪得溜圆,大声说:“老同学,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真的是西郊玫瑰园别墅?你别逗了,那个鬼楼就是给个金山,也没人敢去送死。再说那里根本不用人看,有那么多鬼给看着,还花钱雇人干嘛?”

“真的,我不是和你开玩笑,那个别墅的确是咱们市最大的最豪华的别墅,施卫东后来的贷款是用别墅抵押的,是我的前任经手的。可是五年来,那里接二连三地出事,就连我们的齐晓天主任也不明不白地死在那里。我接任之后,就接过这烫手的山芋,压着几千万的贷款,千方百计,绞尽脑汁就是卖不出去,还要花大额广告费,现在这座鬼楼已经把我搞得焦头烂额了。你就帮帮我吧!在那看一段时间,接待接待看楼人。你又能说会道,说不定会卖出去的。如果你能为我们卖出去,我们给你提成。

我知道你是一个铁杆唯物主义者,不怕鬼,不信神,正巧你没地方住,就权当帮帮我的忙了。你瞪着我干嘛?反悔了吗?我绝不强迫你,不管怎么说,那里毕竟不明不白地死了很多人,我们是老同学,我不会让你去送死。你要不愿意去,就算了吧!”心地善良的何子玥把话拉回来了。

李晓天想了一会儿,思想斗争很厉害,现在自己离家出走,已经没脸回去了。况且自己还真想写几部小说,施展一下自己的才华。那个超大的别墅无人打扰,正是写作的最好环境,尤其是每月1500元的工钱也够自己的生活费了。至于鬼的传闻那只不过是愚昧的人自己吓唬自己,庸人自扰。哪儿来的鬼!所以他决定去玫瑰园别墅看楼。

李晓天说:“子玥,你不要以为我是胆小鬼,其实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况且哪里会有鬼呢?即使真有那些解不开的迷,也会启发我的创作灵感,给我提供写小说的素材。别说给我工资,只要让我白住,我也求之不得。明天我就过去,你把钥匙给我吧!”

“钥匙在单位,你明天上午到我们银行去取。可是你住住看,真有什么异常现象,千万不要勉强,什么事都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何子玥一边说着,一边从挎包里拿出一个名片递给李晓天。她说:“这里有我的手机号和我家的座机号,有事及时通知我。”李晓天笑了笑说:“如果我两天之内没给你打电话,你必须给我打电话,请把我的手机号存下来,我的号是13510612236,假如打电话没人接,那也有可能我真的出事了,你找人陪你,最好让你老公陪你,到玫瑰园别墅去给我收尸。”
何子玥不好意思地说:“别瞎说,哪儿来的老公?我现在连男朋友还没有呢。你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吓唬我。我想办法在我们银行给你找个女朋友,让她常去去陪陪你,我也就放心了。记住,有事一定给我打电话。”

“好吧,我现在是无家可归的人,到玫瑰园别墅之后,身边再也没有亲人了,只有那些看不见的魑魅魍魉和我朝夕相伴,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接纳我,所以我恳求你,看在老同学、老同桌的面上,关心关心我这个孤苦伶仃的人。等我和鬼们处好关系,你再不管我。”

何子玥在李晓天的玩笑中听出了他的孤独、苦闷和期望。她很同情他,很为他担心。这个可怜的才子有才华无机遇,所以才落到冒险住鬼楼的境地。何子玥说:“现在网络小说非常盛行,尤其是官场-商海、武侠-玄幻、惊悚-悬疑类小说非常受欢迎,因为读网络小说的绝大多数是80后、90后、00后。你到玫瑰园肯定能激发你的创作灵感,找到很好的写作素材。就你那文学功底,不出一年,我敢保你就能‘成神’,成为家喻户晓的大神级的网络作家。”

李晓天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他说:“我很佩服你,何大主任,你也太能忽悠了!你不仅分析了当前网络小说的发展趋势和热门种类,而且又把我吹捧一番,最终目的,还不是要找个不拍死的去给你看楼,当掮客为你们卖楼吗?”

何子玥一脸不快,她说:“你这个人可真是把好心当做驴肝肺,我是为了你好,帮助你解决困难,你反到认为我损人利己。说实在的,你要真不愿意去,我绝对不勉强,真要出了事,你父母和我打官司要人,我可承担不起。算了吧!这件事到此为止。算我没说。”

李晓天挪到何子玥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诚恳地说:“老同学、老同桌,不要生气,我和你开玩笑。大人不记小人过,帮忙帮到底。我一定搬过去,为何大主任看好楼,愿为你老人家孝犬马之劳。”何子玥的手被李晓天紧紧地抓住,她羞红了脸,把手抽出来说:“你怎么还是这样油嘴滑舌的?好吧!明天你去取钥匙。”

二、有鬼的楼
李晓天从何子玥那里拿来钥匙之后,马上去赵振光家,把找到房子的好消息告诉给赵振光。小赵一听是去玫瑰园别墅,就大吃一惊,百般劝说,不让李晓天搬去,他说:“关于鬼楼沸沸扬扬的传闻,你也不是没听过,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万一出了事,后悔也来不及了。如果真如大家说的那样,你不是送死去了吗?这样冒险的事绝对不能干。”

李晓天说:“我现在没有退路了,我有家不能回。我抗拒不了我爸爸的吵骂,我也忍耐不了我妈妈的唠叨。我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工作,我的这点钱买断钱剩的也不太多了,坐吃山空。租房租不起,住旅店太贵,所以去玫瑰园别墅是我唯一的出路。况且我根本不相信世界上还有鬼魂存在,那都是胆小的人自己吓唬自己,庸人自扰罢了。”

赵振光苦口婆心,磨破嘴唇也没使李晓天改变主意,只得帮他把电脑搬到楼下和他打车去玫瑰园。

他们一上出租车,告诉司机去玫瑰园别墅,司机便瞠目结舌,问了好几遍:“你们去哪儿?”“玫瑰园别墅。”“什么?去鬼楼?”“是的。”司机大声呼叫:“哎呀我的妈呀!你们是不是要去练胆?到那里就等于去送命。”

司机开始和他们调侃:“我说两位帅哥,这个玩笑可是开不得的。我这人胆小如鼠,听到这几个字汗毛都竖起来了,满身起鸡皮疙瘩。不瞒你们说,我是被鬼楼的鬼魂吓破胆的人。”

赵振光问道:“难道你到过那里?看到过鬼魂?”

这位司机立即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地向他俩介绍玫瑰园别别墅:
“我家以前就住在玫瑰园别墅西边的棚户区。八年前咱们市房地产开发商施卫东在我们那建了玫瑰园别墅。那才豪华呢,就像西方皇上住的地方。他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因为住在玫瑰园,大家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就管她叫‘玫瑰仙子’。五年前的一个夏天的晚上她跳湖自杀了。

施卫东媳妇死了以后,他经常往家领女人,有时同时拉回好几个,他家美女如云。也不知为什么?隔三差五就传出来他家死人的消息,后来听说施卫东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座别墅就成了空宅,几条看家的藏獒也饿死了。

去年冬天,我老妈得了尿毒症,大夫让透析,我们这底层的城市贫民,哪有钱治病?给人开车也挣不多少钱,根本解决不了我妈治病问题。我东借西凑,也不够给我妈透析的。

我不怕二位笑话,人穷志短呀。我就打了歪主意,想在夜里摸进别墅,弄点值钱的东西卖了,给我老妈治病。

就在今年正月十五那天夜里,我爬上铁门跳进大院,悄悄走进楼。楼里黑咕隆咚的,伸手不见五指,我也不敢打开电筒,摸黑找到了楼梯,刚刚上到2楼半,全楼的灯突然都亮了,我连滚带爬地跑出楼,听到二楼有好多人在吵吵闹闹,好像在打架。我跑出楼,好奇地站住脚,怯生生地往楼上看。这一看不要紧,当时就把我吓尿裤子了。你们说我看到谁了?看到他家死了好多年的女主人玫瑰仙子,当时我就吓傻了。透过落地玻璃窗我清清楚楚看到她举着一个皮鞭,狠狠地在抽打下面鬼哭狼嚎的一个男人,只见她披头散发,鼻眼嘴都错位了,雪白的牙露在外面,脸色苍白,双目滴血,咬牙切齿地在不停地打骂地上那个翻翻滚滚的男人……”司机还在叙述他的历险经历,李晓天和赵振光,已经无心再听下去了,都在咀嚼这瘆人的鬼故事。

司机说:“从那以后,我落下一个毛病,一听到‘玫瑰园别墅’这几个字就浑身打颤、汗毛直立,全身起鸡皮疙瘩。我家搬走后,我再也没敢往那儿去。今天你们哥俩已经上车了,我也不好意思拒载,但是有言在先,在离别墅200米的地方你们就得下车。我坚决不能靠近鬼楼。”

赵振光说:“晓天,还去吗?”李晓天拍拍额头,想了一会儿说:“去,我已经没有退路。”赵振光无可奈何地说:“好吧,我拗不过你这个不碰南墙不回头的犟人,只能舍命奉陪了。”

“我不用你陪,帮我把电脑送进去,你就回去吧,不要管我。”

出租车开到两条路的交叉路口,说什么也不走了。李晓天和赵振光只得下车,两人把电脑抬到别墅门前。

李晓天小心翼翼地打开大铁门的锈锁,两人用力地推开沉重的大门,看到满目荒凉的破败景象,不仅感慨万千、咳声叹气。

李晓天无限慨叹地说:“这么好的环境,这么大的院子,这么漂亮的小楼,竟然被看不见摸不着的鬼魂霸占这么年多,实在太可惜了!如今我来了,我将成为这里的第二个主人,愿上苍庇护保佑,请魑魅魍魉把这美丽的别墅归还给人类!”

赵振光可没这么好的心情,一言不发,恐怕哪句话说得不对,冲撞了这里的鬼魂。他战战兢兢地和李晓天把电脑抬到楼里。

他们进去之后,楼上楼下看了一圈,在二楼找到一个卧室,好像是原来主人的卧室。宽敞明亮,家具齐全,大床上铺得好好的,被褥齐全。只是上面不太干净,可能因为好长时间没有洗的缘故。因为这间屋子有电视、电话和网线,李晓天就决定住在这屋。

俩人一起动手把卧室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又把厨房和卫生间打扫一遍。李晓天说:“这回吃喝拉撒睡就都不成问题了。今天下午我出去转转,找个商店买点生活用品,这个家就算安完了。你可以回去了。”

赵振光说:“我能回去吗?把你一个人扔到这里,我能放心吗?正巧今天是周六,明天不上班,我就在这儿陪你两天。”
“也好,刚刚住进这么大个楼也真的不太习惯,你陪我两天,让我适应一下环境。”

赵振光说:“这都不是主要的,我决定留下来的确是为了防止出意外,两个人互相有个照顾。我这是舍命陪君子呀!”

“庸人自扰之,杞人忧天,这空荡荡的豪宅,远离市区,壁垒森严,强盗小偷都进不来,哪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好了,好了!我不和你犟了,赶快出去找个商店把米面油都买全了吧。”赵振光说不过李晓天,只得听之任之。

他们出去走了好远,才找到一个小超市,买了一些急需的东西就回来了。

晚上,两人一边看电视一边闲聊,平平静静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里有问题。一直靠到11点钟,两人都困了,便在大床上慢慢地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晓天听到门“砰”地一声被踹开了,他以为是在梦中。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他觉得耳旁有人喘气的声音,他忽地坐起来,什么也没看到。他急忙打开床头灯,屋里什么都没有。他以为白天听鬼故事,产生错觉,就又重新躺下。可是还没等他睡着,就听到屋里有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而且好像是个气急败坏的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急得团团转而发出的声音。李晓天揉揉眼睛,在黑暗中,仔细辨别屋里的一切,没有发现一个人影。他又恢复了平静。

这时赵振光也听到了脚步声,他急忙去推李晓天。两人立即坐起来,李晓天伸手把灯打开,屋里什么都没有。

赵振光已经吓得面如土色,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紧紧地抓住李晓天的胳膊,全身有些发抖。他声音颤抖地问:“晓天,我好像听到屋里有脚步声。”

“是呀!我也清清楚地听到了急促的杂乱的脚步声,而且我还听到在我耳旁的喘气声,可是打开灯却什么也没有。”李晓天看到瑟瑟发抖的赵振光,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直觉。可是又牵强附会地解释:“也许咱俩白天听鬼故事,产生错觉了。”

赵振光说:“这么说这不是梦,因为我们俩都听到了。”

他们不敢再关灯了,躺在床上静观其变。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只能听到墙上的大表在咔咔地有节奏的响着。过了好一会儿再也听不到什么动静了。他俩就又躺下要睡了。

刚刚关了灯,脚步声又响起来了。李晓天感到有一只冰凉的手伸过来,猛地把他拽起来,抛到地上。紧接着,赵振光也被拽起,扔到地上。李晓天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和这看不见的鬼魂开始谈判了:“女士,我知道您是玫瑰仙子,您死得冤枉,我是个有家不能归的人,我来这里绝对没有雀占鸠巢的意思,我是借楼暂住。没有一点冒犯您的意思,您就行个方便吧,过一阶段我就离开。这位是我的朋友,他明天就走,如果您同意我留下,我可以换个屋间,请您不要伤害我们。”

赵振光暗中拉了李晓天一把,暗示他不要再说下去惹怒女鬼。

女鬼没有现形,沉默一会边说:“我是不会伤害和我无关的人,只要我们互不干扰,你可以留下。但是你要抱着破案的目的来到这里当卧底,我就会把你撕得粉碎。”

李晓天说:“您放心,我是一个下岗职工,现在走投无路取借无门,有家不能回。我是还没有出名的作家,我不会追究玫瑰园别墅的几起凶杀案,但是我可以通过的我的小说伸张正义,为民伸冤。您如果需要我帮忙我可以为您效犬马之劳。”

“那好吧!我允许你住下来,不过,绝对不许过问我们的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个女鬼很通情达理,没有再难为他们。

就说,“你们现在可以去三楼,最里面的那间和这我格局差不多,里面有你们需要的一切。不过你们绝对不允许打开它对面那个房间,如果你们不听我的劝告,必死无疑。“
他俩连滚带爬地出了卧室,跌跌撞撞地爬上了三楼,摸黑穿过长长的走廊,摸到一间半开着门的屋子,悄悄地走进去,顺手把门关严,然后反锁上。在墙上摸了好一会儿才找到电灯开关,打开灯。这时赵振光已经吓得哆嗦成一团。号称李大胆的李晓天这时也乱了方寸,一声不吭。胆小的赵振光劝李晓天记住玫瑰仙子的告诫,千万不要犯了她的清规戒律,免得受到惩罚,丧了性命。两人再不敢关灯了。

这屋也是一间卧室,也有一张大床,床上的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井井有条。

地下有一个大写字台,他俩把写字台抬到门口顶住了门。壁柜的门半敞着,里面是五颜六色的时装,看来这是女主人的卧房了。李晓天说:“说实在的,就是在一个小时前,我还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可是那来无影去无踪鬼魂喘气声和脚步声,让我相信‘阴魂不散’这句话。我想那个玫瑰仙子一定是含冤而死,所以她一直不肯离开这座小楼,也许是为了报仇雪恨吧?”

两人在低声探讨和猜测这诡秘的小楼里的神秘故事,一点睡意都没有。忽然听到对面那间屋里发出一阵阵凄厉厉地惨叫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听得人毛骨悚然,他们吓得汗流浃背。

二人不敢再做声了。后来听到一个沙哑的男低音在求饶:“我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来世给你们做牛做马。任凭你们棒打鞭抽,你们饶了我吧,我实在忍受不了啦。”

好奇的李晓天悄悄走到门前,侧耳静听。那屋里传出来噼里啪啦的打人的声音。仔细听听好像有好多人在打一个人。

李晓天不敢惹火烧身,小心翼翼地、悄悄地回到床前。他把听到的小声告诉给赵振光。他说:“不知那屋里是鬼还是人?反正是好几个人打一个人。不知用什么刑法,听声音很惨。一定打得很重。”

胆小的赵振光劝李晓天:“千万不要惊动他们,说不定恶鬼见人就打,甚至把你吃掉。明天咱俩一定离开这里,我如果再呆一夜,非吓疯不可。”

两人再不敢关灯了,战战兢兢地盼望天亮。可是对面屋的声音刚刚消失,就听到走廊里面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突然呼啸的狂风把门“咣当”一声吹开了。嗖嗖的冷风从二人头上掠过,赵振光,像孩子一样,紧紧地抱住李晓天大气都不敢喘。

冷风刮过,只听见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另一头。可是对面屋里的男人仍在低低地痛苦地呻吟着。这声音凄凄厉厉,悲悲惨惨,让人听得头发直立,非常揪心。

李晓天悄悄地下了床,想去关门,可是被一只有力的冰冷的手甩开,把他甩个大趔趄。他清清楚楚听到耳旁的呼吸声,他知道屋里还有鬼魂没有出去。李晓天不知所措,像被人施了定身术,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赵振光看到李晓天突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问:“晓天,怎么了?你为什么还不把门关上?”话音刚落,小赵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可是他并没有看到自己身旁有人。他突然明白了过来了,这原来因为自己说话遭到鬼魂的惩罚。他不再敢出声了,瞪着一双大眼睛盯着李晓天,连眼珠都不敢转一转,恐怕再惹恼了那看不见的鬼魂。

屋里的灯一直开着,他们的确没看到有人在屋里。可是他们却看到衣柜的门被拉开,柜子里的衣物一件件被扔了出来,然后有一件深蓝色的连衣裙飘飘悠悠的飞出了门。然后听到门哐当一声关上了。过了好长一会,屋里再也听不到什么动静了,李晓天才小心翼翼地走到床前,拉着赵振光的手说:“不要怕,它走了。”

小赵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它再不走,我非憋死不可,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敢喘气了。就因为说了一句话,挨了个大嘴巴,这要是真得罪了他们,还不把我的脑袋拧下来?吓死我了。”

走廊里又响起清脆的脚步声,好像是高跟鞋踏着大理石地面发出的声响。咔咔咔地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趟。但是没有开门进屋。
李晓天上床把赵振光按倒,然后拿一条线毯把他连头带身子都严严实实地蒙起来。自己靠在床头守护着。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