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裸尸_看完了睡不着的推理故事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08-06 22:59:25 

公园里惊现裸体男尸
  孝城是个县级市,市南郊有个石雕公园,地处偏僻,杂草丛生。这天清晨,有个老汉在公园里散步,看到草丛里有一双脚,走近一看,差点魂飞魄散,一具赤身裸体的老年男尸躺在地上,旁边还有块被血液染红的石头。
  孝城市110指挥中心迅速通知刑警大队赶到现场。经过勘验,地面上发现了三个人的脚印,除了目击者和死者之外,地面上还发现了高跟鞋的清晰鞋印。这似乎说明,凶手是一个女人。然而,法医进一步的尸检结果令人大跌眼镜。死者下半身,肛门处有明显撕裂伤,显然是被有正常性功能的男性侵犯过。经过提取,死者体内竟有残留的精液!
  特案组立刻召开了紧急会议。在会议上,听完案情汇报后,特案组得出了一个结论,当地出现了一个男扮女装的变态。包斩和苏眉对案发现场再次进行了勘验,那块石头上面沾满了血迹,经过血液分析,属于死者的。很明显,这块石头就是凶器,地面和草叶的血迹也说明这里就是杀人现场。
警方很快清楚了死者的身份。死者住在附近的镇上,年逾半百,邻居都称呼他老马。老马丧妻,有三个子女,都已成家立业。两个儿子不太孝顺,多次想把老马送到敬老院,只有女儿和老马的关系较好,逢年过节都把老马接到家里居住。案发当晚,老马骑自行车去一个亲戚家喝喜酒,之后再也没有回家。
可疑的高跟鞋
  特案组成员画龙以案发地点为中心,对孝城公园周边的住户进行摸排,对死者的家庭关系进行了调查,并表示此案应该为熟人作案。
  特案组梁教授说:“尽管死者的衣物和自行车不见了,但是谋财害命的可能性不大。”技术员苏眉说:“不是劫财,那就是劫色喽!”画龙说:“一个老头有什么姿色可劫?”同事包斩说:“死者老马老实忠厚,但听邻居说,老马经常猥亵小男孩,会不会是报复仇杀?”老局长说:“报复行凶的话也用不着强奸他啊,简直没有人性。”忽然一名侦查员跑进来说:“死者的衣服找到了!”
  死者的血衣就在公园附近的沙堆里,距离尸体不远。从现场来看,凶手随手折了一截树枝,用树枝将死者的血衣捅进了沙堆。沙堆处也有凶手的高跟鞋鞋印,但是没有发现自行车轮胎的痕迹,这说明老马的自行车应该停在了外面,目前还未找到。包斩根据现场遗留下来的鞋印制作出了模型,然后在市内的鞋店和鞋帽市场展开调查,最终确定了凶手穿的是一双韩版红色鱼嘴式漆皮高跟鞋。
包斩翻出一双高跟鞋图片,说道:“凶手穿的就是这种鞋子!”苏眉看了一眼鞋子,说道:“这种鞋很便宜,顶多50块钱。”梁教授说:“小包,你怎么确定凶手穿的是红色的高跟鞋?”包斩说:“市面上有红色、白色、黑色三款鞋子,红色的销量最好。”犯罪现场的鞋印分为两种,一种是平面痕迹,一种是立体痕迹。公路或者水泥地面留下的鞋印为平面痕迹,泥地或沙土地面留下的鞋印是立体痕迹。无论哪种痕迹,都可以采用分析技术掌握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罪犯作案,必然在现场走动,不管是赤脚还是穿着鞋、袜都会在地面留下痕迹。勘验现场上的脚印,可以为判断罪犯的形态、着力点、步行姿势及负重方式等提供依据,为追缉罪犯提供线索。经过对鞋印的科学分析,初步判定凶手的年龄在20岁左右,体重大约110斤,身高在165厘米到170厘米之间。
异装卖淫的男人
  平时来石雕公园休闲散步的都是些中老年人,公园长期无人管理,晚上没有路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到傍晚时分,就有一些卖淫女站街揽客,服务对象都是中老年人。谈妥价格后,他们就在公园的草丛中和假山里进行性交易。自从发生命案,公园里的卖淫现象一度消失了,这几天又死灰复燃了。
  这条线索引起了特案组的高度重视,特案组分析,凶手很可能是混在那些卖淫女当中,异装卖淫的男人。于是,梁教授决定晚上到公园去探探情况。华灯初上,石雕公园附近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路边,梁教授摇着轮椅,假装累了停在路边休息。他注意到,公园长椅上恋爱的情侣、扫街的环卫工人、背着书包的大学生,这些都是乔装的警察。
  梁教授放下心来,安静地等待着卖淫女上钩。突然,梁教授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有个身材高大、鬈发披肩的女人站在背后,笑眯眯地问道:“老头儿,玩玩吗?”梁教授的心怦怦直跳,他发现这个女孩穿的鞋和凶手穿的高跟鞋一模一样。梁教授心想可能会在他的住处发现一些线索,于是声称包夜,卖淫女欣然同意。随后左拐右转进入了一片居民区。梁教授一路上暗暗记住路径以及门牌号码。他们走到一个破旧的居民楼下停住了,楼下有一排平房,都是储藏室。
 卖淫女用钥匙打开一间储藏室的门,说:“到了,就是这里。”房间阴暗潮湿,电脑桌和床之间形成了一个过道,过道两端的墙壁上各有一面落地镜。床前放着一辆自行车,显得房间异常拥挤,梁教授紧张起来,认出这辆自行车就是死者老马的自行车。鞋子一样,自行车也一样,这似乎说明,眼前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凶手!
  梁教授假装突然想起什么,一拍额头,说道:“不好意思,我忘了关煤气了,我得回去。你放心,钱照给你。”梁教授说完掏出钱,然后转身离去。梁教授出来之后赶紧给老局长打电话汇报了情况。警方迅速赶到并对卖淫女进行了抓捕,然后带回警局进行审讯了。
  画龙问道:“姓名?”卖淫女回答:“赵信。”画龙问:“性别?”这个人支支吾吾地说:“男的。”苏眉上前把赵信的假发摘了下来,赵信留着寸头。画龙说:“你这个变态,老实交代你是怎么杀害的那老头儿。”赵信愕然地说:“我没有杀人啊。”包斩说:“死者的自行车在你的出租屋里,你穿的高跟鞋的鞋印也在凶杀现场出现过。”赵信说:“那自行车和高跟鞋是我在公园里捡来的!”
警方立刻展开了调查,案发当晚,赵信在石雕公园附近的一个垃圾堆里看到一辆自行车,车筐里还有一双高跟鞋。赵信将自行车和高跟鞋占为己有。经过DNA检测,死者老马体内的精液不属于赵信。
致命“顺风车”
  特案组围绕死者的自行车展开了勘验。自行车应该是凶手丢弃的,杀人后将死者的自行车和自己的高跟鞋丢弃。赵信供述,他捡到自行车后并没有骑,因为车胎是瘪的,他推车回家后也没有去修车,一直放在出租屋里。
  警方未能在车把上提取到嫌疑人的指纹,脚踏板上的泥土也没能提供什么线索。垃圾堆有半米多高,凶手必须提起或者举起自行车才能将其扔进去,经过全面勘验,警方在自行车上的横梁和三脚架上意外发现了微量油渍,鉴定结果显示为柴油。苏眉说:“自行车上的柴油,很可能是凶手遗留下来的。”画龙问道:“车胎瘪了,柴油会不会是死者修车时沾染上去的?”包斩说:“车胎被扎一般要找修车铺,当时老马喝完喜酒已是夜里,修车铺都收摊了。”梁教授说:“我推测老马骑车回家,发现车胎被扎了,恰好碰到一个熟人,此人应该有车,还是一辆柴油车,老马搭车后一去不返。”
  调查后发现,当天晚上参加婚宴的人中农村亲友居多,警方列出详细名单进行排查,最终,一个犯罪嫌疑人浮出水面。此人是老马的邻居,名叫李青,一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有一辆农用机动三轮车。他平时滴酒不沾,当天晚上喝了不少酒。有人证实,宴席结束后,老马的自行车车胎被扎了,李青送的老马回家。
特案组立即对李青实行了抓捕,并进行了审讯。警察拿出了那双红色高跟鞋,李青有些慌张,他说:“这是女人的鞋,给我看这干啥?”李青的脚刚好能穿下这双鞋,按照警方的要求,他在泥土铺设的路面上走了一个来回。痕迹鉴定专家识别,最终得出了一个初步结论——李青的鞋印和案发现场的鞋印较为吻合,相似度达到80%。而经过DNA检测,死者老马体内的精液确属于李青。
充满阴影的童年
李青和老马做邻居好多年了,老马早年丧偶,之后没有再娶,跟几个子女关系也不是太好。而老马的怪癖就是猥亵小男孩。李青10岁的时候,经常来老马的院子里玩,那时候老马经常哄骗猥亵李青,并让李青不许声张。老马给李青的童年造成了很大的阴影。李青渐渐长大,却失去了性功能,医生说这和自身的心理因素有很大的关系。李青觉得是老马让他变成这样的,始终想找机会报复他。那天老马喝醉了酒,李青开了父亲的三轮车顺带载老马回去,经过小公园的时候,老马说要下去尿尿,这正合李青心意。为了躲避嫌疑,李青决定扮成女人。他把车停在公园的僻静处,在驾驶室里换好女装。李青尾随着老马走进公园深处的草丛,一反常态,恶狠狠地将老马压在了身下。老马想要挣脱开,李青却用手臂勒住了老马的脖子。完事之后,李青发现,老马一动不动,已经死了。李青向警方承认,他是故意杀人。杀人之后,李青恨意未消,他毁坏尸体,用石头砸烂了老马的下身,为了逃避警方的打击,他将老马的衣服藏进沙堆,把自行车和高跟鞋扔进了垃圾堆。
(文/蜘蛛 据《十宗罪5》)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