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触即发_悬疑故事中篇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07-09 22:04:25 

棺材
  
  玛延河开发区东十九段的两个施工队发生激烈争执,事态几近失控,一场械斗一触即发!
  
  警情就是命令。玛延河刑警大队的数十名警员在萧海天队长的带领下,火速赶往开发区。警车开道,警笛呜鸣,十分钟后,一到达事发现场,萧海天便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两个施工队的近百名工人手持棍棒铁锹,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相互指着对方咒爹死娘地粗鲁叫骂,情绪极为激动。哪怕稍稍施加外力双方就会打成一团,后果不堪设想!
  
  “退后,退后!我们是警察!”萧海天果断掏枪,带着队员迅速插入人群,将两伙人强行分开。这两伙人分属于东胜建筑集团和天华建筑公司。开发玛延河,由于他们的施工地点相距不远,偶尔也会发生偷盗水泥钢材的事件。不过双方都是财大气粗、实力雄厚的大公司,谁也不想为这些鸡零狗碎的小事伤了和气。所以,两年来双方还算相安无事。可今天为什么要大动干戈?
  
  看到荷枪实弹的警察赶来“搅局”,不绝于耳的叫骂声顿时停了下来,还有些聪明的工人忙扔了工具,悄悄后退。萧海天沉声问:“谁是负责人?”“我……我是。我叫钱大贵,是东胜采沙组的组长。”随着洪亮的回答声,东胜一方走出一个五大三粗、面庞黝黑的中年人,气鼓鼓地指责对方,“他们不是好东西!想抢我们的地盘!”“哼,骆驼生出个骡子崽,你们才不是好东西!警察同志,你给评评理——”说着,天华队伍中也蹦出个矮胖的小伙子。
  
  “都给我闭嘴!”萧海天冷脸制止了双方的嘴仗,问钱大贵,“你先说,为什么要聚众闹事?”钱大贵皱皱眉,吞吞吐吐地说:“因为……沙子。”萧海天不动声色地四处扫了一眼。这儿临近河岸,遍地沙子,只要有开采证,够用几十年的了!见萧海天紧盯着自己,钱大贵忙讪笑着补充说:“是因为沙子里有一口……棺材。”
  
  棺材?是什么样的棺材值得双方火拼?在钱大贵和那名矮胖小伙子的指引下,萧海天带着年轻的助手邓秉跳下六七米深的采沙坑,一口露出沙层半截、长宽足有两米的黄褐色棺椁便映入眼帘。这与其说是棺材,倒不如说是一只烂铁箱子。因为棺材通常是一头高一头低,一头大一头小,而这只的形状却是四四方方的。此外,尽管箱体已被腐蚀得锈迹斑斑,但箱盖咬合处仍能隐隐约约地看出锁孔的印痕。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可千百年来,有谁听说过死人装殓后还要上锁的?
  
  “邓秉,马上把这儿封锁起来!”萧海天查看了一番,随即对助手下达了命令。钱大贵愣了愣,迟疑地开口了:“警察同志,这可是我们先发现的。里面装的要是价值连城的文……文物,会不会分给我们一点赏金?”话音未落,矮胖小伙子也扯着嗓子喊:“他撒谎!是我们先挖到的,在场的人都能证明。要给赏金也轮不到你——”
  
  “如果是炸弹,你们还争不争?”萧海天嘴角掠过一丝冷笑,一字一句地问。
  
  炸弹?两人一听,不由自主地同时打了个冷战。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是什么地方?玛延河!埋的只能是文物,绝不会是炸弹!
  
  宝贝
  
  这两人都是本地人,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玛延河的历史。从玛延河向东不到100里,便是一千多年前由完颜阿骨打大兴土木兴建的金上京。到了其重孙子海陵王当朝,一把大火烧掉了金上京38年的辉煌,把富丽堂皇的帝都夷为焦土。据民间传说,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让黎民百姓种植大蒜。从玛延河向西大约十几里地,多年前曾有人发掘出多处新石器遗址。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就在一年前,有个民工无意中挖出一只类似夜壶的陶罐,罐底刻着些七扭八拐看不懂的铭文。他正要摔了听响,恰巧被一路过的文物贩子看中,当即扔下500块钱买走了。后来得知,那只尿壶原是大金御用之物,文物贩子一转手就赚了上百万!那个民工闻听此事,差一点上吊自杀!
  
  玛延河的确是块宝地。如今挖出这么大的一只箱子,怎能不令人眼红?如果里面装着陪葬的金银珠宝、玉石玛瑙,那可就发大了!
  
  疏散工人,封锁完现场,已是黄昏时分。萧海天将十九段的情况向局里做了电话汇报。局长听完,要求萧海天亲自留下,严加看管,绝不许任何人动箱子。明天一早,他会邀请文物局专家到现场勘查。挂断电话,萧海天留下助手邓秉,让其他人返回警队。
  
  夜色慢慢降临了。萧海天站在采沙坑旁,警觉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不远处,灯火通明,东胜和天华的建筑工地还在加班抢进度,时不时地会有三两个工人溜过来,借着撒尿的机会鬼鬼祟祟地窥探。邓秉最近才从警校毕业,这还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事事都觉得新鲜。他纵身跳到坑底,抬脚踹了一下铁箱,箱子竟然纹丝不动。“萧队,你说棺材里会不会像工人说的那样,装的是大金朝的宝贝?”邓秉好奇地问。萧海天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上来:“你就别操那个心了。我们的任务是守住这儿,不准出现任何差池——”
  
  “警察同志,这儿风大,还是到工棚去呆着吧。”正说着,钱大贵笑嘻嘻地走来,拍着胸脯说,“你们放心,有我钱大贵在,谁也不敢来碰这箱宝贝!”萧海天笑笑,不冷不热地说:“不用了。只要你不动,估计没人敢动吧?”“有警察同志在,嘿嘿,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喝了虎骨汤也不敢。”钱大贵碰了个软钉子,回头要走,刚走了一步却又转过身,凑近萧海天压低声音说,“我听老一辈人提起过,以前,这儿是金朝围猎的地方,禁止老百姓居住。你说,挖出口棺材来,葬的能是普通人吗?”萧海天瞪视着他,拍拍枪套:“是不是普通人,应该不归你管吧?钱大贵,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胡来,可别怪我不客气!”
  
  钱大贵噤了声,悻悻地走了。萧海天再三叮嘱邓秉,此地离两个施工单位都很近,千万不能麻痹大意。今晚,我值前半夜,你值后半夜,等天亮文物专家一到,箱子里的秘密便见分晓。邓秉点点头,在沙包后找了个背风的地点,迷糊过去。挨到凌晨两点,萧海天叫醒邓秉交了班。谁知,睡得正迷迷瞪瞪,萧海天突然听到一阵细细碎碎的声响传来!
  
  不好,有人动了歪念,要砸开箱子!
  
  嫌犯
  
  萧海天一跃而起,疾步冲向采沙坑!
  
  萧海天猜得没错,坑底晃动着三个人影,手里拿着钢钎和铁锤,正在撬箱盖!
  
  “住手!都给我乖乖退后!”萧海天大喝一声,举枪对准了那几个黑影。一听到枪栓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坑下的人登时愣怔住了。“别……别开枪!我,我们上去——”
  
  借着工地上照来的黯淡灯光,三个人慢慢腾腾地爬了上来。尽管都蒙着黑色的面巾,可萧海天一眼就认出其中的一个正是钱大贵!
萧海天一手举枪,一手扯下钱大贵的面巾,冷声说:“钱大贵,你是不是忘了我说过的话?”“没,没有。警察同志,我就是想看看里面装的是啥,没别的意思。你,你抽烟吧?”钱大贵点头哈腰地从兜里掏出一盒好烟,抽出一支递来。萧海天枪口一搪,打掉了钱大贵的烟。孰料,钱大贵瞅准机会,猛地跨前一步,抓向萧海天的胳膊!
  
  钱大贵要玩狠的,要夺枪!萧海天本能地后撤一步,迅速抬腿,重重地踢向钱大贵的裆下。“哎唷——”钱大贵躲闪不及,捂着下腹痛叫着瘫倒在地。与此同时,又有一个家伙挥舞着钢钎扑来。情急之下,萧海天枪口一转,扣动了扳机。“砰——”,子弹击中了那个家伙的手臂,钢钎当啷坠地。剩下的那个大概是吓尿了裤子,哆嗦着双腿跌坐下去,舌头打着卷告饶:“没,没我的事。我没动手——”
  
  枪声惊醒了工地上的人,也惊醒了邓秉。邓秉一骨碌爬起来,顿觉身子软绵绵的,脑子里也晕乎乎的。“萧队,发生了什么事?”“钱大贵想砸箱子!”萧海天看看邓秉摇摇晃晃的样子,感觉出了不对劲:“你怎么了?”“我有些头晕。”邓秉一边掏出枪,一边揉着脑袋走到萧海天的跟前。而此刻,天华工地上的工人在矮胖小伙子的带领下,呼啦啦拥过来,将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如果他们一拥而上,后果难料!
  
  “邓秉,保护好箱子!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萧海天和邓秉背靠背地站着,警惕地注意着四周。还好,矮胖小伙子不是趁火打劫来了,而是帮忙来了。萧海天稍稍放宽了心,吩咐他把瘫成一团泥的钱大贵等三人捆绑起来。一身蛮力的小伙子捆得格外卖力,恨不得将绳子勒进钱大贵的肉里。钱大贵疼得像杀猪似的不停扭动,哇哇直叫。挣扎中,那盒香烟掉出了口袋,小伙子捡起,得意洋洋地点燃一支,嘲讽地说:“钱大鬼,敢和警察动手,你以为你真是黑社会老大啊?”黑社会?萧海天心头一凛,小伙子撇撇嘴,说这个大头鬼总跟我吹牛皮,吹他走过南闯过北,混过社会杀过人,一天到晚牛哄哄的,快赶上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了。
  
  没准,胆大包天的钱大贵真是负案在逃的嫌犯!想到这儿,萧海天冲小伙子说:“请你留下两个人,帮我看着钱大贵,让其他工友都回去睡觉。等明天我跟你们老板说,让你们把觉补回来。”“警察同志您客气了。采沙组我说了算,两个不够咱留仨——”
  
  可话未说完,小伙子突然身子一晃,一头扑向萧海天——
  
  炸弹
  
  “萧队,小心!”邓秉大叫一声,举枪对准小伙子的肩膀,就要开枪!萧海天却迅捷地一抬胳膊,将邓秉举枪的手托举起来。枪响了,子弹呼啸着飞向夜空。
  
  子弹没击中小伙子,小伙子却倒下了!邓秉微微一怔便恍然大悟。小伙子根本不是要夺枪,而是和他刚才一样中了钱大贵的招,昏睡过去。玄机就在那盒香烟里,烟里添加了能致人昏睡过去的迷药。和萧海天交接班后,钱大贵偷偷摸摸溜来,打开香烟自己点了一支,又殷勤地递给邓秉一支。邓秉睡意蒙眬,正想抽支烟提提神,不想神没提起来,却昏昏沉沉地去见了周公。适才要不是萧队出手果断,麻烦可就大了!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夜里所遭遇的这一切都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麻烦,真正的大麻烦在天亮时分才到来。
  
  天亮了。局长和两位很有名望的文物专家乘车及时赶到。钱大贵等三人被押回警队,接受审讯。专家下到坑底,细细查验了半天,得出的结果是:从箱子的形状和摆放方位看,绝不是什么装殓达官巨贾的棺椁;从箱体上的锈迹判断,这只箱子埋在这儿的年限约莫在60年到70年之间。至于里面装的是什么,无法断定。初步估计,不应该是什么古玩珍宝。专家建议,不如打开看看。局长点头同意,招呼萧海天:“萧队,找几个人,把箱子打开。”
  
  此刻,萧海天正站一旁,皱眉出神,似乎没听到局长的话。邓秉忙推推萧海天:“局长叫你呢。”萧海天这才回过味,神情随之变得异常凝重:“局长,请你们上去,并把周围的工人全部疏散。箱子由我来开。”
  
  难道箱内装的是危险物品?局长征询地看着萧海天。萧海天清晰地吐出了两个字:“预感。”预感?办案讲究的是真凭实据,是科学,预感这东西靠不住。尽管如此,看到萧海天满脸肃容,局长还是采纳了他的建议。很快,两个工地上的工人都被疏散到百米外的安全地带。沙坑下,也仅剩下萧海天一个人。他拿过钱大贵使用的钢钎,走近铁箱,小心翼翼地清除掉锁孔周围的铁锈后,将钢钎插入箱盖咬合处,双臂一用力正要撬开,邓秉却跳了下来:“萧队,我来帮你吧。我可不想错过大饱眼福的机会——”
  
  萧海天当即罢手,紧盯着邓秉:“上去!”“萧队,我——”“上去!这是命令!”这几个字是从萧海天的牙缝里挤出来的,坚决得不容置疑。邓秉从没见萧队这般严肃过,只好极不情愿地爬上沙坑,走向远处。萧海天深吸一口气,再次稳稳地握起钢钎。一个人想撬开烂铁箱,难度很大。可是,预感告诉他,这绝不是一口普通的铁箱!专家说,埋于此地的年限大约在六七十年间,那六十多年前发生过什么?土生土长在东北大地上的萧海天当然心知肚明——可怖的日军731魔鬼部队就驻扎在距离此地不过十几里的地方!众所周知,731部队的核心罪证是进行凶残、野蛮的人体试验和细菌战。其行径一旦被揭露就会引起天人共怒。所以,在731部队内部,几乎与细菌研究及人体试验有关的一切都有不为外人所知的专用词。例如用做试验的活人叫“马路大”,向731输送活人叫“特移及”,培养鼠疫用的老鼠叫“馅饼”……据保守估计,731部队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以各种试验的手段残杀的中国抗日军民及世界反法西斯志士达五千多人。但迄今为止,还没有资料显示被送往731的人员有生还者,就连他们研制出的诸种毒气、病菌也多被销毁和藏匿,再无从查考。萧海天的预感便是:箱内很可能是一批来不及销毁的罪证!还有,近几年来,随着土建工程不断上马,挖掘出炸弹、枪支的事件屡见不鲜,仅萧海天就参与过几十起危险的排爆任务。
  
  “但愿,但愿我的预感是错误的,这不过是一只被随意弃用的铁箱。”萧海天想着,使足劲猛地撬开箱盖!可就在撬开的一刹那,萧海天的心顿时悬到了嗓子眼里——箱子里有一枚手榴弹!拉环和箱盖连在一起的手榴弹!铁箱一撬开,手榴弹已然被拉燃,缕缕白烟正嗞嗞地冒!电光石火之间,萧海天抓起手榴弹,奋力抛向坑外的空地——
  
  “轰——”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玛延河的沙滩上瞬间尘烟弥漫——
  
  险境
  
  “萧队,萧队——”
  
  硝烟尚未散尽,队员们便大喊着争相奔来。奔到沙坑前一看,只见萧海天躺在铁箱边大口大口地喘气。纵然他身经百战,此时也惊骇出一身一头的冷汗!
  
  让萧海天担心的不是手榴弹,那枚手榴弹的威力并不大,而是箱内摆放着几十个瓶瓶罐罐!经随后赶来的科研人员采样化验,瓶罐里装的不是宝贝,是沙林毒气、窒息性毒气以及鼠疫等十几种病菌样本!其危害之大,从原日本宪兵队上等兵渡边泰长写的一本叫《活地狱》的自传中便可窥见一斑:1934年11月10日,我们把逮捕来的15名中国人,像装行李似的塞进试验场的拘押所里。第二天,一对母女被送进一间透明的玻璃房里,小女孩只有四岁左右。就在毒气渗入的一瞬间,女孩突然从母亲怀里抬起头,瞪着一对圆圆的大眼睛,惊恐四望。母亲似乎在拼命保护孩子,让孩子尽可能少受毒气的残害。然而,剧烈的毒气在数秒钟内就夺走了母女俩的性命。母亲在临死前的痉挛之中,还死命抱着孩子不肯松手……
  
  结果一出,所有的人,包括那些觊觎箱内“宝贝”的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以此看,731魔鬼部队的用心实在是阴毒至极!他们将铁箱埋于地下,再拴上手榴弹,借以炸烂瓶罐,释放毒气!要不是萧海天临危不乱,冒着生命危险及时排爆,两个工地上的数百名工人将会遭遇怎样的灾难,简直不敢想象!
  
  中午时分,一触即发的危险状况终于顺利排除,好消息紧接着传来。经过审讯,企图盗宝的钱大贵等三人确是负有命案的在逃犯。一天一夜之间,两件大案接连告破,对萧海天来说这可是一件不小的功劳。但萧海天却不想要,他想要的只是一份平静,一份永无刑案的和谐与安宁……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