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的栅栏 2018最新中篇故事会故事阅读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06-19 23:10:41 

  1。女孩的故事
  
  前不久,许建设退休了,为了让以后的生活规律些,每天早上五点钟,他就起床了,穿上运动装去爬枫山。枫山顶上有块平地,上面摆着吊环、石锁等健身设施,许建设就在那儿锻炼一个小时,再下山回家,冲个冷水澡,天天如此。
  
  最近,许建设认识了一个姓舒的老头,两人在锻炼间隙,一起聊聊天,相谈甚欢,没几天就俨然成了一对老朋友。
  
  舒老头很会讲故事,讲的都是一些破案的故事,绘声绘色的,也很真实。许建设本身就是个侦探迷,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几次听下来就上瘾了。
  
  这天早上,两个人又在枫山顶碰上了,两人锻炼了一会儿,喘息间隙,许建设拉着舒老头走到一边:“老哥,你给我讲的故事都太精彩了,今天你再给我讲一个吧!”
  
  舒老头一拍大腿,说:“你这一说,我倒还真想起一个精彩的故事来!”说着,他就对着许建设讲了起来——
  
  这天,江滨小区B幢十一楼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原来是一个孩子从楼上掉了下来。顿时,路人发出一片惊叫声,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只见一个人影一闪,在孩子即将掉地的那一刻,那人冲过去,用手把孩子接住了,孩子与那人同时摔在了地上。120救护车很快开来了,两人同时被送到了医院。
  
  据了解:掉下楼的是个五岁的小女孩,接孩子的是江滨小区的保安。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江滨小区是个海景房式的老小区,快十年了,但这儿是学区房,所以虽说旧点,还是比较抢手的。有一对夫妻,男的叫康军,夫妇俩想给女儿黎黎选个好学校,才选中这儿,在十一楼买了一套二手房。今天,夫妻俩带着设计师想给房子装修,康军带着设计师在房间里商量,老婆倚着长廊上的栅栏看海景。这栅栏是用四方铁管焊接的,康军的老婆正看着,没想到女儿黎黎却一个人走到长廊的另一头,把头伸出铁栅栏。康军的老婆刚想跑过去把她拉回来,却听见栅栏发出一下脆响,两根生锈的铁管断了,黎黎一头栽了出去,从十一楼掉了下去!幸运的是,黎黎被保安伸手一接,一记缓冲,只是受了点惊吓,没什么大碍,被送往普通病房观察。倒是那保安,两条胳膊受下坠的力量一拉,关节严重拉伤。
  
  医生们立刻抢救,康军夫妇更是急得不知所措,他们等在抢救室外,早已忘记了小黎黎一个人呆在病房里。就在这时,一个护士急急忙忙跑来:“不好了,那个叫黎黎的小病人不见了!”
  
  这时,康军夫妇才想起女儿。这么小的孩子,又是陌生的地方,肯定是找爸爸妈妈去了。可是他们找遍了医院的每一个角落,就是不见小黎黎的踪影,康军的老婆急得哭成了泪人儿。院方马上报了警,警方调出医院里的监控录像,发现就在医院抢救保安的间隙,有个护士穿戴的人走进小黎黎病房,只一眨眼工夫,就把小黎黎抱出了病房,可护士那张面孔却怎么也看不清。
  
  警察经过排查,发现抱走小黎黎的并非是医院里的护士,而是有人穿了护士服冒充进来的。警察叫康军夫妇俩辨认,他俩却都摇了摇头,不知道那人是谁,而小黎黎却像在这个地球上蒸发了一样,从此无影无踪……
  
  故事说到这儿,舒老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枫山下拔地而起的一座座高楼。许建设急切地问:“那后来呢?到底是谁抱走了小黎黎?”
  
  舒老头看着远方,老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说着,他背着两手,自顾自地下山去了。
  
  舒老头这一举动,大大出乎許建设的意料。以前舒老头每讲一个故事,都是把结局讲完后再下山的,今天却留了个尾巴,对他卖起了关子,这真叫许建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以后就以后吧,反正“以后”也就是明天早上,到那时就能知道谜底了。
  
  第二天早上,许建设比往常醒得都要早。他提前半小时爬上枫山顶,做了会儿健身项目,一边做,一边不时地伸长脖子朝山下看,可始终未见舒老头的身影。可能他家里有事吧?许建设这么想着,心里有点小失落,只好悻悻地下了山。
  
  2。故事的结尾
  
  第三天早上,许建设又比平时早半个小时,爬上了枫山顶。这回,他连锻炼的兴趣也没了,就等在山顶上往山下看。哪知任凭他翘首企盼,就是等不来那个舒老头。
  
  连续三个早上,那个舒老头始终没来。难道他出事了?许建设平时也只是跟他聊聊天,听他讲讲故事,至于舒老头住在哪里,以前做什么工作,联系电话多少,他一概不知。这三天等下来,再加上那个没有解开谜底的故事,许建设还真有点急了。等到第四天早上,还是没见舒老头,许建设便打算向在枫山顶上锻炼的人打听,或许他们知道一些内情。
  
  许建设拉住一个白头发的老头,打听起来,那老头说:“你说他呀,他是不是跟你讲了很多破案的故事?”许建设点了一下头,那老头神秘地一笑:“他是不是跟你说了一个小女孩从十一楼掉下来的故事?”“对,对呀!”许建设更奇怪了,“难道你跟他很熟?”那老头摇了摇头:“也不是很熟,不过你放心,过几天他就会来的!”说着,他就下山了。
  
  人家不说,许建设也不便多问,只是那老头的话有点奇怪,他跟舒老头不是很熟,怎么会知道他过几天就会来?不过,既然等不到舒老头,也只有每天上来碰碰运气了。
  
  一个星期后,一天早晨,许建设还是像以往一样,站在枫山顶上朝下看,突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舒老头来了!
  
  还没等舒老头走上山顶,许建设就喜出望外地奔过去,握着舒老头的手说:“老哥,可把你给等来了,你这几天都跑哪儿去了?”
  
  舒老头慢吞吞地说:“我没跑哪儿去,我只不过是不想出来,呆在家里看电视……你是不是很想知道那个故事的结尾?”
  
  许建设急切地说:“对对,你可把我给憋坏了,快给我讲讲,那小女孩到底哪去了?”
  
  舒老头没急着说,而是反问道:“我没来这么多天,你就没想过这个故事会是一个什么结局?我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这小女孩会是谁抱走的?又会抱到哪儿去?”
  
  许建设摇了摇头:“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你看我这脑袋,听了你那么多故事,还真是榆木做的,不开窍呀,还是你直接告诉我吧!”
 舒老头什么也没说,只是直直地看着许建设,说:“其实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不来这么多天,就是想让你琢磨琢磨后面发生的事,给我编个尾巴,让我开开眼界!”
  
  “啊,”许建设不由得有点失望,转而一想,对舒老头说,“不过我儿子是个写悬疑小说的,我回去跟我儿子说,看他能编出什么故事来!”
  
  舒老头眼睛一亮:“好啊,你快去告诉你儿子,他编好了,不管精彩不精彩,马上说给我听!”
  
  许建设的儿子叫许翔,业余时间写网络悬疑小说有五年了,在圈子里还小有名气,儿子出的书,许建设也都看,写得也确实精彩。他想,把这个故事讲给儿子听,儿子既有了素材,还可能编出一个很精彩的结尾来,到时也可以在舒老头面前显摆一下。
  
  许翔结婚后,为减少两代矛盾,许建设没与儿子住在一起,平时也很少联系,现在趁这个机会可以和儿子拉拉家常。
  
  再说许翔,最近几天,有点江郎才尽的感觉,正在为想不出好题材而烦恼,没想到父亲上门给他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不觉眼前一亮。他让父亲先回去,让他好好构思。
  
  许翔的老婆叫李艾晴,不仅聪明、漂亮,还很贤惠。许翔在电脑前敲文字,家务活她任劳任怨。这天晚上下班回家,她看到许翔正窝在沙发里,皱着眉头,她就靠过去坐在沙发边上,揉着许翔的肩膀问:“老公,你在想什么?”
  
  许翔叹了口气:“唉,碰到了一个难题。”原来今天许建设跟他讲的那个故事,听着不错,但到现在还没找到突破口,编不出一个好的结尾。
  
  李艾晴说:“说来听听,也许我能帮到你呢!”
  
  听老婆这么说,许翔就把父亲说的这个故事讲了一遍。李艾晴一笑,想都没想就说出一句:“那还不简单,我来给你编!”说着,她不假思索就把那个故事给编圆了。许翔听了,一下从沙发里跳了起来,一把抱住老婆,在房间里转起了圈:“老婆,你真是太聪明了,这个结尾编得太好了,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李艾晴在许翔脑门上娇嗔地亲了一口:“还不是跟你学的?你的文章看得多了,我也学得多,变聪明啦!”
  
  不说许翔怎样专心地去创作他的小说,话说这天早上,许建设在枫山顶上又碰到了舒老头,没等舒老头开口,许建设就说:“我儿子把后面的故事给编出来啦!”
  
  舒老头眼前一亮,一把抓住许建设的手:“你快说来听听,他是怎么编的?”
  
  许建设摇了摇头:“不过我儿子不肯讲给我听,他说现在‘剧透’了,以后我就没兴趣看他的小说了。等他的小说出版了再让我看,到时会有惊喜。”
  
  舒老头皱了皱眉头,问:“出版一本小说得多久呀?”
  
  “一年半载的,等吧,反正我也习惯了!”
  
  哪知舒老头却说:“你快带我去见你儿子,我现在就要知道!”
  
  3。意外的相逢
  
  许建设见舒老头说得那么急,倒是疑惑不已:“这故事对你那么重要吗?你先告诉我,你干吗急着要答案?”
  
  舒老头目视远方,悠悠地说道:“我跟你说了吧,其实我是个老刑警,这是件真事!”
  
  原来,舒老头一生办过许多大案疑案,每一件他都交上满意的答卷,可就在他退休之前,他接到了这起案件,也就是他给许建设讲的这个故事,到底是谁抱走了小黎黎?这成了无法突破的疑点。他曾經有过种种设想,但最后都被一一否定了。
  
  没过多久,舒老头就退休了,这案件就成了悬案,让舒老头耿耿于怀,寝食难安。如今,他每天除了早上来爬山,白天还经常打电话到工作过的单位过问一下,打听此案的结果,但一直没破。如果此案不破,这将成为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为了得到多一点的线索,他就想了个办法,不停地把这个案例讲给陌生人听,想集思广益,增加自己的灵感。
  
  许建设听了,说:“这样啊,那你早说呗,我儿子早就编出来了!”
  
  许建设即刻带着舒老头下山去找儿子许翔,来到儿子家门前,许建设上去敲门,舒老头就站在他的身后。门开了,儿媳妇李艾晴从门后探出头来,说了一句:“爸,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就在这时,舒老头突然在身后叫了一声:“李艾梅?”
  
  李艾晴两眼直直地看着舒老头,告诉他,自己不叫李艾梅,叫李艾晴。
  
  许建设指着舒老头对李艾晴说:“这是位老刑警,我前几天跟许翔说的故事是个真案件,他来找许翔,想听听许翔编的那个故事结局,许翔他人呢?”
  
  李艾晴躲过了舒老头那鹰隼般的眼睛,掩饰着心头的慌乱,说:“爸,许翔他早锻炼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你们等一下再来找他吧。”说着,她撇下两人,自个儿进屋了。
  
  李艾晴的心“怦怦”直跳,她掏出手机,打电话给老公。许翔接了电话后,李艾晴劈头就说:“老公,一个老刑警找上门来,他要问你那个故事的结局,你可千万不能按照我说的讲给他听,必须重新编一个结尾!”
  
  电话那头,许翔问:“为什么?”
  
  “你先不要问为什么,见面后我再好好跟你说……”
这边在打电话,那边门外,许建设见儿子不在,便准备和舒老头走了,刚挪步,他狐疑地问舒老头:“你刚才叫我儿媳妇什么?”
  
  舒老头慢慢地摇了摇头,像是对许建设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可能是我认错人了,不像,是不像,好像她年轻了点!”说着,他握着许建设的手:“谢谢你,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如果联系上你儿子,叫他给我打个电话,好吗?”说着,他就独自走了。
  
  舒老头走到一个僻静处,就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他要对方调查一下李艾晴的身份,以及她的家庭情况。
  
  许建设看到舒老头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暗自沉思,他觉得有些不对劲,急匆匆地回到家,翻出电话簿,给儿子打电话,但儿子的手机一直处于占线状态,好半天,才打通了:“许翔吗?我是你老爸,你快点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许翔虽然没跟父亲住在一起,但他十分敬重父亲,没多久,就大汗淋漓地跑过来了:“老爸,你找我有什么事?”
  
  许建设也没拐弯抹角:“许翔,你还记得我不久前给你提供的那个素材吗?”
  
  许翔好生奇怪,今天这是怎么了?刚刚老婆打电话来说了那个故事,现在父亲又找他说那个故事,便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许建设说:“我刚刚知道这个故事其实是个真实的案件!”他就将自己如何与老刑警舒老头相遇,舒老头如何叫他带着去见许翔的事说了一遍。
  
  许翔眨巴着眼睛问:“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难道这是个真实的案件,我就不能写了?”
  
  许建设摇了摇头:“不是,早上我去找你时,舒老头竟然把你老婆叫成李艾梅,虽然他后面没说什么,但我从他的眼神里感觉到事情没这么简单,而且我觉察到你老婆神色异常,可能这案件与她有关联!”
  
  许翔听了,心往下一沉,他没有跟老爸说这个故事的结局是李艾晴编出来的,但以前自己创作遇到难题时,老婆从来插不上嘴,这回却编得如此轻松,如此像模像样,难道她真是这个案子的当事人?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4。幕后的真相
  
  和许翔通了电话,李艾晴一屁股跌坐在椅子里,一会儿,她又站起身,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约莫过了十分钟,她走到阳台,朝楼下看看,许翔还没回来,她就回到房里,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简单地修饰了一下,拎起一只包,她刚打开门,许翔的电话就来了,他问道:“老婆,你给我编的故事是不是真实的?”
  
  李艾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你问这干什么?”
  
  “如果你曾经犯了错误,我希望你不要一错再错……”许翔在电话那头说个没完,李艾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了电话的,也不知道许翔后面都说了些什么,只觉得心乱如麻。她来到公交车站,看看四下无人,就跳上一辆车,前往江滨。
  
  那么,李艾晴去找谁呢?到底是什么事让她惶恐不安?
  
  原来,舒老头讲的故事里的主角,正是她的姐姐李艾梅!李艾梅比李艾晴大五岁,她就是当年住在江滨小区十一楼的女主人。李艾梅和老公康军是在火车上认识的,李艾梅刚看到康军的那一刻,心跳莫名地加快,直觉告诉她,康军就是自己要找的男人!巧的是,两人又在同一站下车,康军主动帮李艾梅提行李。两人依依不舍,从此坠入爱河。可正当李艾梅沉浸在爱河里不能自拔时,平地里一个晴天霹雳,康军竟然是个有妇之夫,并且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不过,康军信誓旦旦地向她表示,他会离婚,并与李艾梅结婚的,因为他和老婆的感情不好。
  
  李艾梅太爱康军了,她相信他,也愿意等。没过多久,康军果真离了婚,但是女儿却判给了康军抚养,也就是说,李艾梅没有结婚就当了妈。不过,只要康军爱她,她愿意当这个后妈。结婚后,李艾梅对黎黎也不错,像是亲生女儿一样,就这样平静地生活了一两年。可渐渐地,李艾梅觉得康军对女儿的爱胜过爱自己,特别是每天下班回家,他不是来亲自己,而是先抱起小黎黎。这令李艾梅很不爽,感觉自己像一个失宠的王妃,不过她从没有在康军面前埋怨过。
  
  再过两年,小黎黎就要上小学了,康军就买了一套学区房,要为女儿选择一所好一点的小学。李艾梅嘴上不说,心里很是嫉妒。那天,康军带设计师进屋后,她无意中看到了走廊上两根快要烂断的栅栏栏杆,恰好小黎黎又在那边玩耍,一时冲动,竟然心生邪念,将小黎黎从十一楼推了下去。谁知道,本来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却偏偏沖出一个保安,硬生生地将小黎黎从死亡边缘上“接”了回来。听到小黎黎没有死,李艾梅又惊又恐,只要小黎黎开口,说出是她推的,后果不堪设想。李艾梅马上偷偷打电话给妹妹李艾晴,让她赶快想办法将小黎黎从医院里偷出来。李艾晴责怪姐姐不该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不过为了姐姐,她还是假扮护士,顺利地偷出了小黎黎,这个案件因此也成了一桩悬案。
  
  许翔那天说要编这个故事的时候,李艾晴根本没有多想,就根据生活中的实情,“编”了起来:妻子是二婚,女孩不是亲生,是后娘亲手推下楼的,这让许翔茅塞顿开。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老公说的这个故事,是公公说给他听的,而公公又是从一个退休老刑警那里听来的,而这个老刑警,不是别人,竟然正是经办当年姐姐那个案子的。那天,老刑警一开口就叫她“李艾梅”,她知道,当年这个案子根本就没有终结,真相马上就要暴露了!所以,她左思右想,没听老公的劝阻,急着去找姐姐,商量怎么办。
  
  5。妈妈要走了
  
  一个小时后,李艾晴来到江滨公园,她拿出手机,按了个号码,然后就坐在公园的一角等着。
  
  没多久,一个和李艾晴相貌相似的女人急急地赶来了,她就是李艾梅。自从小黎黎“失踪”后,那个学区房已没有实际意义了,再加上那本来就是个老小区,李艾梅夫妇就把房子卖了,在江滨公园附近买了个新房子。
  
  李艾晴一见姐姐,就说:“姐姐,可能要出事了,今天有个老刑警找上门来,一看到我竟然叫出你的名字!”
 李艾梅一屁股跌坐在石椅上,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妹妹,你可知道,姐姐当时伸手推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想把她拉回来,可那个时候已经晚了。我知道自己错了,这些年我别无选择,一直都在不停地赎罪,你说,我所做的这一切,能够对得起她吗?”
  
  李艾晴问:“姐姐,你说的是黎黎吗?”
  
  李艾梅点了点头。
  
  原来,当年李艾梅做了这件事后,就后悔不已。后来,她看到了被李艾晴从病房里抱出来的小黎黎,禁不住泪流满面。小黎黎大哭着扑向她,对着她号啕大哭:“妈妈——”并且紧紧地抱着她。
  
  李艾梅搂着小黎黎,故意问:“黎黎,快告诉妈妈,怎么啦?”
  
  小黎黎抹着眼泪说:“妈妈,我以后不去危险的地方玩了!”
  
  李艾梅这才知道,小黎黎根本不知道她在背后推了一把,但她还是有点后怕,怕小黎黎耍心眼,在她面前故意不说,看到丈夫康军时才会吐露实情,再加上警方一直在调查,无论小黎黎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李艾梅都不能将她带回去,因为一带回去,李艾晴带她从医院里出来的事就败露了。可这个烫手山芋该怎么处置呢?李艾梅思来想去,最终将小黎黎送到大山里的一个远房亲戚家,叫他们代养,而自己则不定期地去看望小黎黎。可尽管如此,李艾梅良心上越来越不安,她常常半夜在噩梦中惊醒。
  
  这时,李艾晴问:“姐姐,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话音刚落,李艾晴身后就响起一个声音:“不用怎么办了,你们俩现在就跟我走吧!”
  
  李艾晴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响,因为她看到姐姐身后站着的正是那个舒老头,而舒老头的后面,还站着她的丈夫许翔。李艾梅见此情景,喃喃地说道:“我知道总有那么一天的,这一天终究来了……”
  
  其实,舒老头在见到李艾晴的那一刻,以他敏锐的目光,从李艾晴躲避自己的眼睛里洞察了她内心的恐惧,他立即与刑警大队取得联系,在调查李艾晴家庭状况的同时,关注她的行动,生怕横生枝节。与此同时,许翔又主动与舒老头联系了,跟他讲了自己编的故事结局,以及这个结局的来历。舒老头这才感觉到,自己退休前的这一案,功亏一篑的原因,竟然是被李艾梅一家三口的“恩爱”迷惑了眼,没有调查他们是二婚,只知道那两根铁栅栏是经不起海風的侵蚀而被腐蚀断了,更没想到是李艾梅这个后妈在背后的残忍一推……
  
  李艾梅慢慢转过身,看着舒老头那双犀利的眼睛,说:“在你们带我走之前,我想不戴手铐,再见一见我的宝贝,小黎黎!”
  
  舒老头点了点头:“好吧,我也想去看一看!”
  
  李艾梅一行来到大山里的时候,看到有个小孩正在村口大树下玩耍,她一看到李艾梅,蝴蝶般地扑了上来,扑到了李艾梅的怀里,说:“妈妈,黎黎知道妈妈今天肯定会来,就在这儿等妈妈!”
  
  李艾梅搂着小黎黎,流下了热泪,一想到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来看小黎黎了,不由得哭出了声。小黎黎呆呆地看着李艾梅,懂事地帮她擦去眼泪:“妈妈,你怎么哭了?”
  
  李艾梅动情地说:“黎黎,从明天起,妈妈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能再回来看你,等黎黎长大了,再来看妈妈,好吗?”
  
  小黎黎泪水直流:“不,我要妈妈,我不要妈妈去远方,黎黎要妈妈!”
  
  李艾梅搂着小黎黎,不停地亲着她,泣不成声。她好后悔,后悔当年的那一推,此时此刻,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眼泪是替小黎黎悲伤还是替自己。
  
  眼前的一幕,即使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无不为之动容,有谁会怀疑这不是一对亲生母女?舒老头过来说:“李艾梅,时间不早了,可以走了吗?”
  
  李艾梅点了点头,轻轻地推开小黎黎,慢慢地站起身,刚走出两步,小黎黎就跑上来,抱住李艾梅的大腿:“不,黎黎不要妈妈走,黎黎要跟妈妈走!”那哭声撕心裂肺,谁听了都要心碎。
  
  李艾梅什么也没说,让亲戚拉住小黎黎,一步一步朝山外走去。远处,早已停着一辆警车,车上坐着李艾晴……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