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傲江湖 中篇故事最新故事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05-26 22:49:25 

一把埋在地砖下的钥匙引来了一名惯偷和一名离职警察,当二人针锋相对、斗智斗勇之际,潜伏的危机正向他们悄然逼近……
  
  一、标记地砖
  
  回到这个城市后的第三天,刘天海就在城建部门下的一个基建队里找到了工作。
  
  刘天海隶属二组,组长叫王老猛,是本地人,个子足有一米八几,像狗熊一样强壮。工地包吃包住,吃大锅饭,住大棚子,棚子里还有一个人,叫张丁。几天后,刘天海就和他们两人成了朋友。闲聊之中,刘天海得知,张丁跟他一样,是外地民工,也是不久前来的,此前张丁的弟弟在这个城市里失踪,他就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弟弟。
  
  跟两人混熟后,刘天海经常买来酒菜请他们吃。这天正喝着,刘天海对王老猛说:“老猛哥,你是组长,看看有没有机会帮我们揽点挣钱多的活儿干?”张丁也点头说:“是啊,老猛哥你给想想办法呗。吃苦不要紧,反正力气这东西睡一晚就回来了。”王老猛回说:“放心吧,我有数。”
  
  没过几天,王老猛异常兴奋地告诉他们,说在他的争取下,终于从工头那里把重铺闹市区人行道地砖的活给揽到了。这个活儿虽然比较辛苦,但如果提前干完,还会有一笔奖金。“还有,这人行道每年这时候咱们都要重修一次,虽然看起来工程量大,其实却并不辛苦。”王老猛眉开眼笑地说。
  
  刘天海干了两天,发现这活儿果然像王老猛说的那样。工头为了把这活长期包下来,费了不少钱打点,所以无论工程质量还是材料都差得很离谱,那些看起来贴得结实的地砖其实用铁锹轻轻一掀就能掀开了。当然,他们在重铺新地砖时也是如此操作,反正明年这时还得重铺一次。
  
  工地的人行道左侧,有一家叫东都大酒店的四星级宾馆,出入之人非富即贵。
  
  这天下午,刘天海和王老猛、张丁三人铺到东都大酒店大门口时,从远处开来一辆宝马车,刷一下就从他们身边开过,直往宾馆去了。王老猛因为靠得近,宝马车带出的风险些将他刮倒在地。气得他一顿铁铲,拔脚就要追过去理论。
  
  刘天海赶紧将他拉住,说:“你这臭脾气,你拿什么跟人家开宝马的斗!”王老猛不服,说:“开宝马咋了,就能瞎开?”刘天海忙跟张丁打了个眼色,说:“行了行了,我的老猛哥,你厉害行了吧?张丁,这也快要下班了,你先陪老猛哥回去吧。”
  
  两人走后不久,正是下班高峰期,刘天海见机会来了,这些匆忙的行人,谁会在意一个修路民工做了什么呢?刘天海目测东都大酒店的那个“酒”字,调整着自己的站位,很快,他就找到了与“酒”字形成一条直线的地方。他低下头来,看到脚下有一块划了三道痕的地砖,还有十块砖的距离,工程就可以做到那里了。
  
  刘天海闷头干了起来。
  
  九块、八块、七块……四块、三块,还有两块砖就到了,刘天海心跳加速,兴奋得几乎要哼起歌来了。就在这时,不知从哪来了一只脚,一脚踩在那块刻字的砖上。
  
  刘天海抬起头来,看到一张胡子拉碴、凶狠异常的脸。这张脸从下往上地打量刘天海,一边啧啧叹道:“哎哟,这不是刘天海吗?一年不见,你可想死我了。”刘天海一惊,满脸堆笑地说:“这不是周丰成周警官吗,真是太巧了!”
  
  周丰成感慨地道:“真好,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知道吗,前几天我去火车站接人,乍一见到你时,还以为在做梦呢!去年这时,你一走了之,可真是苦我了。害我每次半夜爬起来都在想,你到底把东西藏在哪了呢?”刘天海嘿嘿一笑,说道:“我根本没拿,你当然就找不到了。”“不对!”周丰成断然道,“东西肯定是你偷的,这一点我毫不怀疑。”刘天海脸上仍然带着笑,问道:“那你现在想怎么样?”周丰成叹了一口气,说:“没办法。不过,我可以肯定,你重回此地,必然是想启赃。我会一天24小时监视着你的,等你一接触赃物,我就立即抓你。”
  
  二、埋下钥匙
  
  去年的这个时候,刘天海已经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三年。平日里做些小偷小摸的,饥一顿饱一顿。有一天,他经过这里时,看到东都大酒店的门口停着的那一辆辆豪华车,心想,这些达官贵人从嘴里漏下来的就足够他生活了。
  
  刘天海用了一个月时间来观察东都大酒店。他发现每天早上7点左右是酒店保安最松懈的时间,此时客人们大多在睡觉,服务台的人值了一夜班也已昏昏欲睡,保安也大多在值班室里睡觉,最重要的是,这时候会有一个戴着口罩的清洁工沿楼打扫卫生。
  
  发现了这个规律后,刘天海就赶在清洁工没来前,戴着口罩走了进去。在电梯里,他脱掉工作服,像客人一样随意在每一层的楼道里转悠着,时刻注意着哪个房间有客人出门。有人出来后,刘天海便尾随而去,想办法偷到他的房卡……
  
  一般来说,十次中刘天海能成功五六次,因为他不像别的小偷一样贪婪——如果房内有现钱,刘天海只取其中几张,如果有物品,刘天海也只挑最不起眼的。如他预料,那些有钱人很可能都没注意到有小偷进过他们的房间,因此没人去报警,他也能经常光顾此地。
  
  那天,刘天海来到东都大酒店的七楼。路过718房的时候,正好有个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在一瞥眼间,刘天海已经看到这是个单人间,里面没有任何人,刘天海作势收步不及与那人撞在了一起。那人瞪了刘天海一眼,转身就走。等他转到楼道口,刘天海掏出刚在他身上偷的房卡,开了门。
  
  房间里,一只大旅行箱放在床头。刘天海打开箱子,里面的东西却令他很失望,除了一堆衣服之外,只有几瓶大号的云南白药。刘天海想到做他们这一行,免不了要碰倒磕伤什么的,就顺手把药放进了口袋里。
  
  出门来到电梯口,刘天海按了电梯,不一会儿电梯门开了,他正要进去,突然看到里面竟然冲出七八个人来,为首的那个满脸胡碴,凶神恶煞一般。他们盯着刘天海看了一会儿,然后往前而去。等到刘天海想要下楼时,电梯已经自动关上了。随后,刘天海便听到一阵杂乱的声音,夹杂着怒喝,他好奇地向那边探头看去,发现刚才那七八个人正好截住了回来的718室那个客人,七手八脚地将他按在地上,戴上了手铐……电梯来了,刘天海头也不回地下了楼。
  
  走出酒店大门,刘天海马不停蹄地回到出租屋,将这些日子偷盗的所有东西,包括刚才偷的那七瓶云南白药,一并打包。虽然他确信警察大动干戈不是为了他,但有必要防备一下。天黑后,刘天海拿着包去了边上一家大型网吧。那里有个物品存放室,只要钱给足了,不管你存的是什么,存多少时间都可以。刘天海给足了存放一年的钱,拿着钥匙出了门。
  
  来到出租屋门口,突然,刘天海的第六感告诉他,情况不妙。他扭头就走,转头间,眼睛的余光已经瞥到有几个黑影正向他靠过来。刘天海若无其事往前走,可是脚步却在不断地加快,然而,不管他走得多快,身后的人总是与他保持着同样的距离。应该是警察,盯梢很有技术含量!
  
  走着走着,刘天海突然想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任何赃物了,干吗要跑呢?正要停下来,却突然想到那把存物箱的钥匙。警察抓到,肯定会搜身,他们不会放过一把来历不明的钥匙的。
  
  就在这时,刘天海脚下一绊,摔倒在地。是正在翻修的人行道上铺了一半的地砖将他绊倒了。刘天海扑在地上,看起来像是在痛苦地扭动着身子,手下却在试图揭开一块地砖。还好,地砖铺得并不牢,他轻易地揭开一块,另一只手迅速掏出钥匙,塞到地砖的下方。放下地砖,刘天海又掏出房门钥匙,用力地在上面划了三道痕。然后,刘天海揉着脚坐在地上,目测着参照物,确定正好与东都大酒店的“酒”字成一条直线时,这才捂着腰一瘸一拐地走了。没走几步,身后的那几个人冲了上来,为首的正是那个凶神一般的警察。
  
  警察名叫周丰成,是来查东都大酒店718室失窃一案的,他问刘天海:“你并不住在那里,是去做什么的?”刘天海狡猾地说:“我去看朋友。到了后才发现,原来是我听错了,他说的是西南大酒店。”周丰成并不好骗,说:“那么之前呢?我们在监控录像里,可不止见到你一次两次。”到了这时,刘天海只能无奈地坦白了:“好吧,我承认,我是想去偷点东西,可是,里面保安太严了,我一次也没偷到。”
  
  周丰成当然不会轻易相信,他们查了刘天海的房子,又查了跟他相关的人,可既没找到销赃的记录,也没找到藏赃的地方,总之,他们一无所获。最后,他们只得将刘天海关了几天后又放了出来。
刘天海一直很困惑,为什么之前他偷了那么多东西警察也没来找他,而这次只偷了几瓶云南白药,警察却这么快就找上门了?于是他四处打听,终于打听到,718室的那人竟然是个毒贩,他带着大量毒品到本市来交易,警方事先得到线报,在他一到本市时就抓了他。可是,人虽然抓到了,却没有找到毒品。
  
  猛地,刘天海想到了那几瓶云南白药,心里直哆嗦,毫无疑问,他已经陷入一个死局:把东西交给警察,毒贩不会放过他;把东西还给毒贩,警察不会放过他。他只能逃。刘天海曾想过把存物箱里的东西一起带走,可是,他发现无论自己走到哪里,周丰成那双眼睛都在盯着自己。于是刘天海想,反正每年的这个时候人行道都会重铺一次。明年,等到风声过去,他还有机会把钥匙拿回来。
  
  时隔一年,刘天海回来了。来的第一天,他就准备趁黑将钥匙取出来,可是,他突然感觉到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他只能一次次地被迫放弃取钥匙的计划,而这时,每年一度的重修人行道工程就要开始了。于是,刘天海进入了这个基建队,并唆使王老猛抢到了这个工程,这样刘天海就可以不动声色地拿回钥匙了。他已经打听到了那些毒品的价格了,只要一拿到货,他就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潇洒地生活。可是刘天海万万没想到,在距离钥匙只有几米远的时候,周丰成出现了。
  
  三、246号箱
  
  原来周丰成去年得到线人举报,去718室抓捕毒犯,本该人赃俱获,却因为刘天海而落空了。那个毒贩甚至得理不饶人,反过来将他告了。这事闹得警方相当被动,周丰成被降职为派出所副所长。周丰成既愤怒又委屈,干脆辞职了,立誓要破获此案。所以,那天他去火车站接人时,无意中看到了刘天海,就像看到死敌一样,紧紧地盯上了刘天海。只是一连盯了几天,也没发现什么,干脆直接跟他面对面过招了。
  
  刘天海回到棚子里,王老猛和张丁正坐在那赌钱取乐。张丁显然是耍赖了,王老猛撸起袖子,一把便将张丁按在了地上。刘天海看到王老猛胳膊上那些怒张的疙瘩肉,顿时计上心来。
  
  他出门买了两瓶二锅头,还有两斤猪头肉,回到棚子里请两人喝酒。喝酒的时候,刘天海不时唉声叹气。王老猛听不下去,说:“咋回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张丁也关心地说:“我们住一个棚子的,就是一家人,有什么难事就直接说吧!”
  
  盛情之下,刘天海只得说:“其实啊,我过去也在这个城市待过一段时间……有一次,我无意中得罪了一个死心眼的家伙,那家伙扬言要灭掉我。我呢,就害怕得跑路了。这都过了一年了,我心想那家伙总该放过我了吧,可没曾想,今天我又遇到了那家伙,我知道,他是想给我来那么一下。就在刚才,我去买酒时他都一直跟着我。”王老猛吃惊地说:“好家伙,这人够记仇的。你等着,我这就出去找那人说道说道。”刘天海赶紧拦住他,说:“别,你这脾气一见面不得打起来,警察要是来了,你还怎么做工?”张丁说:“要不等到黑灯瞎火时再动手!”刘天海摇头说:“那样就成故意伤害了,罪更大。我看这样吧,那家伙时刻都跟着我的,等到明天开工,我故意挖一锹土倒在他身上,他肯定会发火,这样,我们打他,最多只算打架斗殴,不是什么大罪。”
  
  第二天一早,天放晴了。刘天海他们出门上工。不多时,刘天海看到周丰成走过来了,便冲他灿烂一笑。周丰成一愣,也回以微笑,但刘天海很快就铲了一铲泥,往他的身上甩去。周丰成还没反应过来,就给泼了一身泥。
  
  周丰成顿时鼓起了眼珠子,捏起了拳头。在他的拳头快要落在刘天海身上时,斜刺里伸出一只大手,猛地抓住了他的拳头,“住手!”是王老猛。王老猛一推周丰成说:“咋,欺负人呢?要不我跟你练练?”周丰成刚被烂泥泼了一身,现在又被推了一把,吼道:“你想干吗?”
  
  王老猛二话不说,打了他一拳。两人乒乒乓乓地打成了一团,刘天海和张丁赶紧上前劝架。说是劝架,其实他们对周丰成下了阴手。周丰成吃了亏,大吼一声,不愧是当过多年警察的人,一脚一个,将刘天海和张丁踹得飞扑在地。刘天海就势扑倒在那块有记号的地砖边,一揭,一掏,就已经摸到了钥匙。
  
  等警察将王老猛和周丰成分开时,两人都已经是鼻青脸肿了。就像刘天海所预料的那样,他们被带到派出所后,只拘留了一夜,罚了些钱就了事了。
  
  王老猛和张丁的罚款是由刘天海交的,而且,为了感谢他们,刘天海还买了几瓶二锅头回来。不消两个小时,王老猛和张丁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刘天海出了门,第一次没感觉到周丰成的目光存在,他脸伤得不轻,只怕不敢出来见人了。刘天海来到网吧,进入存物室,这里就像澡堂的存衣处一样,偌大空间里密密麻麻地摆放着一人多高、有着一个个小格子的柜子。因为之前刘天海只来过一次,而且箱子的号码编得不科学,刘天海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找到他租的246号箱。
  
  246号箱前面有两个人,一个右脸上有一道刀疤,一个目光阴冷。刘天海一见之下,立即闪到一排柜子后面,他忘不了那个目光阴冷的人,此人正是去年刘天海在东都大酒店718室碰到的那个人。正是刘天海偷走了他的毒品,才让他脱身的,但是,他肯定不会领刘天海的情。刘天海从两排柜子的缝隙间,看到两人交换了一包东西,然后刀疤脸对那人说:“老胡,这一笔你又发大了吧?”老胡沙哑着声音说:“虎子,少说话多做事。”
  
  两人走后,刘天海一摸后背,冷汗已经将衣服打湿了。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刚才目睹了一次毒品交易的过程,没想到,毒贩和自己想一块去了。这个离东都大酒店最近的网吧,也是毒贩藏货交易的一个据点。靠在柜子上喘了几口大气,刘天海来到246号箱子前,掏出钥匙,插进锁口,虽然有点生涩,但鼓捣了一下,锁还是开了。
  
  刘天海伸手进去掏,却掏了个空。他的心一凉,一看,箱子里空空如也。
  
  四、危险之地
  
  自己保存的东西被偷了,刘天海第一个反应是想去找老板理论,可是,一旦吵起来,万一引起毒贩的注意,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几百上千个存物箱,为什么单偷他的?显然,对方是针对他来的。可是,连周丰成都没发现的秘密,谁会知道呢?刘天海突然想到了老胡!那么多的毒品突然消失,他不可能不去找。他是黑道人物,不知用什么方法,就查到了他放东西的箱子……像这种人物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刘天海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急忙出门回到工棚。王老猛和张丁两人还在呼呼大睡。躺在床上,刘天海想着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了。唉,到手的财富却跑了,实在太可惜了,可保命要紧啊!
  
  第二天一早,刘天海去上班。周丰成早已在工地上等着他了。刘天海很感慨,他真的是个很执着的人,只可惜,脑子却不是很灵光。
  
  刘天海一边漫不经心地干着活,一边想着什么时候去买车票。一不留神,一铲土竟甩在了一个路人的裤子上。刘天海忙上前道歉,抬头一看,顿时心惊胆寒,竟然是老胡!不过,他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刘天海,只把眼睛盯着一个方向,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狠之色。
  
  刘天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他盯着的是周丰成。显然,他认出了周丰成。
  
  一连几天,刘天海都能看到老胡。刘天海确信他没有认出自己,他只是在盯周丰成的梢,只可惜,周丰成的注意力完全在刘天海身上,压根没注意到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他。刘天海感觉到周丰成似乎要有难了。
  
  该怎么办?按理说应该提醒周丰成注意点的。可从周丰成每天吃饱了就盯梢自己这一点上看,他实在是恨自己入骨了,不可能会相信自己的话。糟糕的是如果周丰成出了什么事,到时警察一查,发现他天天在跟踪自己,而且还跟自己打了一架,肯定要怀疑自己,所以,一定不能让他死。
  
  周丰成不仅白天跟踪,晚上也会开车到刘天海的工棚门口守着。他睡得不好,刘天海睡得也不踏实,因为担心周丰成的安危,他已经暂时打消离开的念头,不仅如此,每天夜里都要出来看看周丰成是否有危险。
  
  这天,刘天海半夜醒来,习惯性地披衣出门查看周丰成的安危。猛地,他看到一条黑影悄悄地摸到周丰成的车后方,似乎在倒腾着什么,随后,一道火光亮起……不好,他是拧开了油箱,要丢火柴进去!刘天海吓得大叫几声:“汪汪汪!”
  刘天海装狗的声音很不像,那黑影显然也听出来了,只见他拔腿就跑,与此同时,一个人影从暗处飞奔上去,紧追向他。
  
  片刻后,后一条人影空手而归,他悻悻地冲刘天海嚷道:“喊什么,眼见着就要抓到他的,却被你给惊跑了。”
  
  刘天海目瞪口呆,竟是周丰成。
  
  “只要你晚叫一秒钟,我就能抓到他了。”顿了顿,周丰成又说,“不过你小子倒挺够意思的,没看出来。”刘天海愣愣地说:“你早就知道有人想害你了?”周丰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别把我想得太笨。我知道老胡恨我坏了他的好事,一直在四处找我报仇。那天他见到我时,我就看出他眼里的杀机了。之所以不动声色,就是想等到他来害我时当场抓住他,这样就算不能以贩毒罪控告他,也可用杀人未遂罪告他。”
  
  五、险入虎口
  
  一个月后,工程结束了。工头放了刘天海他们三天假,王老猛和张丁约他去逛街,刘天海说不想去。然而等到他们走后,刘天海就出门了。
  
  这些天,刘天海每晚都在那家网吧对面的一家饭馆里,点上两个小菜、一瓶酒坐上半天。刘天海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和老胡交易的那个刀疤脸虎子进网吧,这说明,网吧存物室很可能是虎子的存货地点。从他如此频繁地取货上来看,他应该是个专门从事交接货的马仔。
  
  刘天海来到网吧对面的饭馆里,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虎子总算来了。刘天海疾步追上他,装作酒醉,与他贴身而靠的同时,已经将他的钱包偷了过来,放在口袋里一摸,除了钱之外,还有几张名片,刘天海顺手拿了一张。在存货室的门口,刘天海追上了虎子,不露痕迹地将钱包放回了他的口袋。随后,刘天海拿出名片一看,上面只有一个绰号,虎子,还有一组电话号码。
  
  刘天海从小店里买了张IC卡,找到路边的电话,打了过去。虎子问道:“你是什么人?有什么事?”刘天海试探着说:“云南白药。”虎子一听,顿时紧张起来,连声道:“你什么意思?”刘天海心里已经有数,冷冷地说:“你心里明白的。我劝你还是赶紧交出来,否则,不仅是你,老胡,还有你的上家下家,都会死得很难看。”刘天海相信自己这句话的分量,把老胡说出来,就是希望他相信自己对他们了如指掌。果然,虎子急促地说:“兄弟,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刘天海说:“把你们拿走的云南白药还给我,我绝不再打扰你们。”虎子一愣,说:“什么?我们什么时候拿过?”刘天海说:“别装蒜了,你放明白点。”虎子沉吟了一会儿,说:“行,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交易?”刘天海当然不会这么笨,什么也没说就挂了电话。
  
  就这样,刘天海不时地打电话过去骚扰虎子,但对方一提到什么地点交易时,刘天海就立即挂了电话。他需要将对手逼急了,这样才会露出破绽。当刘天海给虎子打第二十一个电话时,虎子几乎是吼道:“你什么意思啊?耍我们啊!”刘天海说:“可不能这样想,我也是为了安全着想。”一番挑逗,将虎子戏弄得暴跳如雷,刘天海这才挂掉电话。
  
  就在刘天海放下电话准备走时,身后突然冲上来两个人,他们一把将他搂住,用藏在袖子里的刀子抵在他的腰间,道:“好家伙,可找到你了!”刘天海故作镇定地说:“你们是什么人?我并不认识你们啊!”其中一人笑呵呵地说:“云南白药。”
  
  后来,刘天海才知道,虽然他是调换着各个IC电话打过去的,可是一来现在这种电话实在太少了,二来虎子他们又把大部分的电话机弄坏了,仅剩几个好的又都派人守着,于是,刘天海就被他们抓了。
  
  就在刘天海被他们推搡着往路边的车子走去时,背后突起一阵风,那两个家伙顿时向前跌去。是周丰成!他从后面赶了上来,一手抓住一个人,起脚就踹。他的脚力刘天海领教过,那两个家伙被踹得飞扑倒地,手里的刀子甩在了一旁。他们正要挣扎着起身,几个便衣从边上扑过来,一把就将他们摁倒,并上了手铐。
  
  刘天海几乎瘫倒在地,对周丰成说:“你怎么才来啊?再慢一步我的命就没了。”
  
  周丰成呵呵一笑,说:“放心吧,我一直跟在你后面的。”
  
  一个月前的那天夜里,刘天海觉得周丰成虽然执着得令人讨厌,却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再则,存物箱的物品被人偷走,自己不仅拿不到,更有生命危险,于是就干脆把真相跟他说了。周丰成听了又好气又好笑,骂道:“世上有多少人都是因为贪心而出事的,你真是用自己的小命来冒险啊!”刘天海知道周丰成虽然不当警察了,可还有很多警察是他朋友,就求他帮自己想个办法。他不想再到处跑了。
  
  两人一番商议,觉得拿走存货箱里的毒品的肯定是老胡他们,但老胡是供货方,平日很少出面,所以,他们一起设计了这个计划,打算从虎子身上突破。
  
  警方以犯毒罪及谋杀未遂罪将虎子抓了,讯问之中,果然牵涉到了老胡,并在他的家中搜查到了毒品。在审讯之后,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去年,周丰成抓捕老胡,因为没有证据,无奈只得将他放了,老胡认为是他们内部有人告密,就将一个最可疑的手下给杀了。而这个人,正是周丰成的线人张保,也就是张丁一直在寻找的弟弟。
  
  周丰成对刘天海说:“奇怪的是,他们一口咬定存物箱里的东西不是他们偷的。”刘天海说:“这不可能,我一提云南白药他怎会这么敏感?”周丰成白了刘天海一眼,说:“云南白药是他们贩毒常用的藏毒伎俩,通常都是由老胡从外地用云南白药瓶子装毒带回来,然后放到那个网吧的存物箱里,再通过虎子进行零售。你跟他一提这,他能不跟你急?”刘天海苦闷地说:“那到底是谁偷走了呢?”
  
  刘天海想既然老胡和虎子他们没偷,那就得去问问老板了。来到网吧一打听,发现老板出门了。刘天海又下意识地来到存物室,看到有个工人正拿着钉子在每个存物箱上砰砰地钉着。
  
  刘天海问他在干吗,工人回说有些箱子的号码松动了,他给紧一紧。刘天海突然灵光一闪,来到246号箱前,拨了拨号牌,发现6是松动的,刘天海轻轻一转,就变成了249号。刘天海一哆嗦,四处查看,口中问道:“师傅,有没有可能一把钥匙能开几把锁的?”工人笑说:“就连汽车锁都有这种可能,何况是这种锁。”
  
  刘天海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246号箱,哆嗦着掏出钥匙开了锁,伸手一摸,便掏出了一个熟悉的皮包……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