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同桌_校园初恋爱情故事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6-08-10 21:36:13 

 那一年,我15岁,上初三。第一个学期开学不久,班主任赵老师对全班座位进行一次大调整,安排一张课桌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坐在一起。班上刚好60个学生,30个男生,30个女生,恰好配对。我真的十分感谢赵老师,把一个挺特别的女生安排和我坐在一起,她叫郑文丽,和我同岁。郑文丽喜欢笑,她笑起来的时候,我觉得仿佛整个世界都笑了。能和这样一个女孩同桌,我能不开心吗?

 
郑文丽有一个爱好,喜欢收集邮票。这一天,我装着跟往常一样,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一只手拿着书本,从教室门口向座位走去。这时,郑文丽早已坐在座位上,打开课本,专心致志地写着作业。我很紧张,心怦怦直跳,手心里满是汗。来到座位,我把课本放在课桌上,插在裤袋里的手快速地掏出来,把一件东西往郑文丽面前一放,说了句:“你看。”
 
那是一枚精美的邮票。正在埋头写作业的郑文丽,一看到我放在她面前的邮票,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她放下手中的笔,拿起邮票,惊喜地叫道:“哇!大熊猫邮票,这种邮票我还没有见过耶!你是从哪儿弄来的?”我心里很得意,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说:“你喜欢,就送给你!”“真的?”郑文丽扑闪着眼睛问。我点点头。
 
郑文丽拿着邮票看了又看,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看她那个模样,那一刻我心里像洒进了一片阳光,暖洋洋的!接着我说:“我家里还有许多好看的邮票,你要喜欢,我都送给你!”“你也喜欢收集邮票?”郑文丽问。我低声“嗯”了一声,撒了个谎。
 
 
 
第二天,我又带给郑文丽一张好看的邮票,她非常高兴。第三天,又是一张。一连十多天,郑文丽都收到我送给她的邮票。可是,郑文丽哪里会知道,这些邮票,都是我跑遍了全县千辛万苦找来的。
 
终于有一天,郑文丽看着我送她的一张邮票,说:“这张我已经有了呀!”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假装惊讶地说:“这张是我姑姑前不久从广州寄回来给我的,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你怎么会有呢?”可郑文丽却一脸认真地说:“是真的!我读初一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你要不信,明天我拿来给你看。”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直打鼓,把拿邮票的手伸到郑文丽的面前,说:“既然人家已经拿来了,你就收下吧,多一张也没关系。”郑文丽坚持说:“可我已经有了,还要你的干吗?你留着吧。”我没有作声。过了一会儿,郑文丽见我有些不高兴,轻声说:“对不起,那我收下了!”
 
打那以后,我不再送邮票给郑文丽了。时间悄悄地流逝,我也在不断地成长,转眼到了学期末。这天,我听班上的女同学说,郑文丽下学期要转学到茂名去读书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的脑子乱作一团,心像被掏空了似的,一整天,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些什么,我一点也没听进去。
 
晚上自习课的时候,学校突然停电了,教室里顿时漆黑一片,学生们叽叽喳喳地说起话来。我拿起笔,用笔帽轻轻碰了碰坐在身边的郑文丽,低声问:“听说你下学期要转学了,去茂名读书,是真的吗?”黑暗中,郑文丽似乎扭过头来,对我应道:“是啊。”
 
果然是真的,我心里顿时涌出一阵难言的酸楚,说:“去茂名读书有什么好?”郑文丽说:“我爸爸被调到茂名工作了,我妈妈也跟着去,我不去行吗?”原来是这样。一阵沉默,我和郑文丽都不吭声了。
 
 
 
很快,教室里的灯又亮了起来,乱了一阵的教室立马又安静下来。一整个晚上,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眼眶总是不由自主地湿润,心里像有一万个舍不得!
 
春节过后,第二个学期很快就开学了。我一早来到学校报好名,准备回家,还没走出校门口,忽听从背后传来一个熟悉悦耳的声音:“小亮。”我忙转身一看,是郑文丽。我瞪大眼睛,惊喜地问:“你不是去茂名读书了吗?”郑文丽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把我拉到一棵橄榄树下,说:“车票已经买好了,下午两点钟。”我说:“要不,我下午去送你吧!”郑文丽说:“我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你怎么送呀?”我一时语塞,没有再说话,把脸转到一边,望向远处。
过了好一阵,我和郑文丽一同往回走,谁都不说话。走到我家附近,我对郑文丽说:“你在这儿等一下,我回家一趟,马上就回来。”我飞快地跑回家,从书桌抽屉里翻出一沓东西又写了一张纸条,迅速放入一个我事先准备好的小木盒。做完这一切,我气喘吁吁地跑到街口,郑文丽依旧在那儿站着。我把小木盒塞到她手里,说:“给!”郑文丽问:“是什么啊?”我说:“看了你就知道。不过,你现在不能看,得回到家里才能打开。”说完,我看了郑文丽一眼,转头便跑了。
 
回到家里,我躲进书房,悄悄哭了两个小时。下午一点,我赶到县城汽车总站。车站里人头攒动,人山人海,我找了个人多的地方,躲在人堆里四处张望。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看见郑文丽牵着爸爸妈妈的手,一脸幸福的样子出现在车站里。他们上了开往茂名的班车,郑文丽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拿出我送的小木盒,放在手里看着,想着,似乎她还没有打开看里面的东西。突然,她像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探出头来,朝车窗外望去,竟然看到我站在人群里,正扯着嗓子喊她的名字。
 
这时,客车开动了。郑文丽也扯开嗓子喊了起来:“小亮,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她把脑袋和胳膊伸出窗外,拼命朝我挥手,眼里忍不住流下了泪水。我慌忙跟着客车跑了起来,一边追一边喊:“郑文丽,我送给你的小木盒,你打开看了吗?”郑文丽一个劲地摇头,一个劲地挥手。
 
郑文丽转学后,我照样买邮票,见到新出的邮票,就把它买下来,拿回家替郑文丽好好保存起来,心里想着哪一天见到郑文丽,再送给她。可是,令我失望的是,郑文丽去了茂名之后,一直没有回来过,也没有和我联系。
 
 
 
时光荏苒,转眼我上了高二。这天周六早上,我去书店买学习资料,无意间一扭头,看到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我的心登时突突狂跳起来:这身影着实太像郑文丽了,难道真的是她?这时,那个女孩也转过身来,看到了我,她万分惊喜地叫道:“小亮,真的是你吗?”原来真的是郑文丽回来了。
 
我们买了几本学习资料,并肩走出书店,找了一个咖啡厅坐下来。我点了两杯咖啡,两人边喝边聊。郑文丽说,她回来有好几天了,她的外婆生病,她是和爸爸妈妈请假回来看望外婆的。她说过几天她一个人先回茂名读书,爸爸妈妈暂时留下照看外婆,等外婆的病情好转,他们再回茂名。郑文丽还说,她那年去了茂名之后,整天忙于功课,初中的同学都没有联系过,也没有时间去联络。
 
我听着,心里有许多话想说,但话到嘴边,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问:“你现在还收集邮票吗?”郑文丽吐了口气,苦笑一下,说:“学习这么紧张,我爸爸妈妈要我考北大呢,哪有时间去想这些!”
 
我说:“我这里有许多漂亮的邮票,你要不要?”郑文丽听了,一下子瞪大眼睛,说:“要呀,那你都送给我吧。”
 
我伸手轻轻捏了她鼻子一下,故意逗她说:“你想得美呢!我这么辛苦攒了两年,一下子全给你,我不是太吃亏了吗?这样吧,你回了茂名后,你写一封信给我,我就给你寄去两枚邮票!”
 
“好呀!你说话当真?”郑文丽伸出手指,“咱们拉勾,一言为定!”我当即伸出手指。
 
几天后,郑文丽回了茂名。那天下着小雨,是我撑着伞送她上车的。
 
郑文丽说话果然算数,她回茂名后,每个月都给我写一封信,我也没失言,收到她的信后,马上回信并寄两枚邮票。从此之后,我们一直保持书信来往,直到高中毕业。
 
后来,我的成绩在班上只是中等,自从和郑文丽书信来往后,我便开始拼命学习,想跟郑文丽一起考北大。到了高三,我的成绩终于上升到全年级第二名。高考揭榜,我顺利地考进了北大,而郑文丽也如愿以偿考上了北大。
 
开学时,郑文丽来找我,我们一起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火车上,我们说话不多,只是常常望着对方,然后就莫名其妙地笑了。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我牵着郑文丽的手,走在北大校园的林荫小道。我忽然想起多年前那个小木盒,问郑文丽:“那年你去茂名,我送你的小木盒,你打开看了吗?”郑文丽听了,脸腾地红了,低下头来,没有说话。
 
其实,我当年在小木盒里放了99张邮票,还有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写着:郑文丽,我喜欢你!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