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 猎鲸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6-03-17 21:31:19 

副标题[/!--empirenews.page--]

  烟波浩渺的海天之间,惊险奇绝的“人鲸之战”一触即发。然而,这只是刚刚开始,比捕鲸更凶险的事情,还在后面……
  
  1。榜落谁家
  
  明朝嘉靖年间,在浩瀚大海上,有两股强势海盗,一股为首的姓汪名直,号称“五峰船王”;另一股匪首叫徐海,绰号“明山和尚”。这两股海盗,为独霸大海,视对方为死敌,拼杀不断;他们抢劫过往客商,扰得民不聊生;他们嚣张跋扈,连朝廷都要忌惮三分。
  
  这天,一艘小船驶进徐海领域。徐海一看,来船竟是死对头汪直的,他一声令下,几条战船箭一般射出船坞,如同伺机而动的海狼鱼,洄游着包围了不速之客。
  
  小船舱里,坐着一位身形瘦削的汉子,此时,他声音洪亮地发话道:“在下宋青山,曾是汪舵主麾下一个船副。只因他汪直做了对不起兄弟的事,宋某无法忍受,特来投奔徐总舵主。”
  
  说罢,宋青山走出船舱。让众匪惊奇的是,宋青山居然没穿衣服,全身上下,包括脑袋,紧紧裹着一层青白相间的鲨鱼皮。
  
  站在大舰船头的徐海冷冷问道:“汪直怎么对不起你了?”
  
  宋青山说:“他揭了皇榜,要当海贼王!”一听此言,众匪一片哗然。
  
  接着,宋青山便说了起来。
  
  原来,嘉靖皇帝的帝位是兄终弟及,嘉靖的父亲一辈子没做过皇帝。嘉靖登基后,便想追封父亲为先帝,不料此议一出,大臣们群起反对。嘉靖大怒,下狱治罪一百三十余人。不仅如此,他还下旨修建先帝陵来为父正名。
  
  不料先帝陵即将完工时,却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问题——陵墓的九十九盏长明灯不够持久。这可急坏了嘉靖,吓傻了工匠。长明灯不长明,国运岂能安好?在查过风水、检修过墓室后,工匠们得出结论:问题出在灯油上。他们提出,唯有效仿先秦,用“人鱼膏”点灯,方能长明不熄。所谓“人鱼膏”就是海中巨头——鲸的皮下脂肪:鲸油。
  
  这时,只见宋青山从怀里掏出一面绣龙锦缎,正是那捕鲸皇榜,他说:“只因太多人反对修先帝陵,所以这是一道暗榜,无论官家或海盗,凡捕鲸取油者即为海上之王!”
  
  听到这里,徐海示意宋青山上了大船,哪知他从宋青山手里接过皇榜,竟顺手将皇榜扔进大海,然后冷冷地说:“先让我看看你的本事。你去把皇榜捞上来,船上就有你一个位置。”
  
  这皇榜可是裱有玉石的,眨眼间便沉没了,捞它犹如海底捞针。面对徐海的故意刁难,宋青山稍作迟疑,便纵身一跃,像条瘦长的梭鱼扎进海里。
  
  一炷香、两炷香……过了好一会儿,负责计时的海盗对徐海说:“舵主,十炷香已经燃尽,那厮还没上来。”徐海听了,大手一挥,示意船队起锚,返回船坞。
  
  就在这时,只见海面突然冒出滚滚气泡,接着宋青山浮了上来!
  
  徐海立即命人放下绳索,将宋青山拉上船。只见他气定神闲,丝毫不喘,两手却空空如也。徐海冷笑道:“原来你只是在海里转了一圈,没捞到皇榜,你耍我呀!”此话一出,海盗们立即拔刀冲着宋青山。
  
  宋青山说声:“且慢!”接着,只见他那干瘦的小腹鼓动着,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摊开手掌,露出一只黑色贝壳,说道:“这种黑螺喜欢附在船底,跟随航船寻找适合生存的水域。它还会散发一种气味,吸引鱼群从很远的地方赶来觅食……我在汪直手下做事,见过他饲养此物。我刚才下潜时,发现这几艘船的龙骨底部覆满了黑螺。”
  
  徐海一听,暗暗吃惊,心想:难怪船队最近总被汪直偷袭,起初我怀疑出了内奸,原来是汪直利用黑螺锁定了我的行踪……汪直既然揭了皇榜,一定不想让其他海盗顺利捕鲸。
  
  这么一想,徐海让手下潜到船底,清除黑螺。他终于重新打量眼前这位瘦削的汉子,不由脱口赞道:“能一口气沉潜十炷香的时间,我没猜错的话,你练过龟息术?”
  
  宋青山苦笑道:“正因如此,汪直竟想让我沉海猎鲸,可就算我闭气功夫再好,那也憋不过鲸鱼呀!我被姓汪的逼得走投无路,才盗了皇榜,诚心来投,恳请徐舵主收留。”说着,他单腿落地,跪了下来。
  
  “良禽择木而栖,”徐海赶忙将宋青山搀起,继续道,“我徐某最爱才!好兄弟,船上有你一个位置。”
  
  2。血色考验
  
  当晚,徐海在主船设宴,为宋青山接风。席间众海盗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好不酣畅。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