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 神秘的青蛇寨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6-03-17 21:30:46 

  一、鬼子失踪
  
  1944年冬,寒风凛冽,野草萧萧,鬼子一个小队在黑云山区追击八路军伤病员,其中还有一个受伤的团长。眼看八路军伤病员被追得走投无路,拐进一个叫青蛇寨的寨子。装备精良的一小队鬼子气势汹汹追进去后,竟然连枪声都没有响一下,统统离奇失踪。
  
  鬼子大队长黑田大佐得到消息,大为震怒。他命令中队长奥野半个月之内,荡平青蛇寨,消灭八路军伤病员。
  
  “嗨!”奥野双脚“啪”的一声朝黑田立正,“荡平青蛇寨,消灭八路军伤病员,不成功便成仁!”
  
  很快,奥野带着他的中队,迎着刺骨寒风,耀武扬威开进黑云山区,来到青蛇寨后面的一座小山安营扎寨。他站在一个制高点上,举起望远镜仔细地观察青蛇寨:这个寨子方圆不过二三里路,由青石建成。寨子前面是条河,河面宽阔,已结着薄冰,其他三面是山,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寨子里边巷子狭窄,青石铺的小道弯弯曲曲,像条缓缓游动的青蛇,称它为青蛇寨名副其实。奥野对着青蛇寨看了半天,总也弄不明白,一个颇有战斗力的日军小队,遇上再厉害的对手,总会激烈对抗一阵吧,怎么进去后一枪不放就没有了影踪呢?寨主龙天彪用了什么神秘战术,一口就把一小队日军吞下?奥野放下望远镜,独自寻思,感到迷离又兴奋。
  
  服役前,奥野是东京一所中学的历史教师,十分崇拜中国的传统文化。眼下,他对青蛇寨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这个寨子能让一个小队失踪,一定有着奇特地方。他一定要查出其中原因。直到傍晚时分,他才站起身子,面对青蛇寨高高举起双拳,发出“嗷嗷”的嗥叫,发誓一定要踏平青蛇寨。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奥野就让他的部下吃饱喝足,全中队浩浩荡荡开到青蛇寨。寨子的围墙高达二丈有余,巍峨结实,寨门大开,奇怪的是里边一个人影也没有。奥野吸取前不久一个日军小队覆灭的教训,让大部队原地待命,只挑了十几个精壮鬼子,自己挎着腰刀,举着推上子弹的手枪,小心翼翼地进入青蛇寨。
  
  二、神秘青烟
  
  进入青蛇寨,迎面是条三四尺宽的巷子,地上铺的青石板已被踩得光溜溜,可见寨子里不是没有人,而是很多。两边的青石高墙挂着青苔,呈青褐色。可此刻巷子里还是空无一人,像座死巷。奥野观察一会,朝前一挥手,十几个鬼子躬着腰,举着枪,沿着高墙往里边走。谁知道走了小半天,又回到了老地方。奥野想不明白,昨天明明在后山上观察到巷道是螺旋形的,可以顺着圈子进入寨子中央,可现在怎么进不去呢?
  
  奥野感到新奇又刺激,他就不信找不到进入青蛇寨的口子,又领着鬼子小心地向前走。走了一圈,还是回到了老地方。
  
  奥野不但没死心,反而兴趣更浓,品茶似的仔细留心每垛高墙,企图找到一扇门或一个洞,但一切都是枉然。
  
  正当奥野对着高墙茫然不解的时候,死一般寂静的巷子里突然发出“丝丝丝”的声音。奥野大吃一惊,急忙四处张望,但见两边高墙的石缝里冒出缕缕青烟,发出一种异香。可是不过五六秒钟,鬼子都开始头晕恶心,眼前的高墙晃动起来,双腿像踩着棉花团,怎么也站不稳。
  
  奥野大喊:“有毒气,快跑!”他猛然醒悟,前不久的一小队日军,定是被眼前的这股青烟熏倒的。
  
  奥野领着惊慌失措的鬼子跑了一段路后,青烟消失了,巷子恢复了平静。奥野惊魂未定,清点人数,少了三四个鬼子。他立刻掉转身,准备回去把熏倒的鬼子拖出去,可连鬼子的鞋都没有找到一只。他抬头看看天,像一溜曲线,阳光灿烂,人飞不上去。再看看两边高墙的石缝,紧密得连刀口都难以嵌入,绝不可能从石缝里伸出手,把熏倒的鬼子拖进去!那么,上天没有梯,入地不见洞,两边高墙严密,被熏倒的鬼子怎么会蒸发得无影无踪呢?
  
  奥野初尝了这个青蛇寨的厉害,带鬼子撤回营地后,认真翻起了随身带的《孙子兵法》,可各种阵法看了个遍,也对不上青蛇寨使的是什么阵。到了晚上,他点上油灯,又翻开《三国演义》,看着看着,他突然一拍大腿,只见第七十一回中罗贯中写道:“可激劝士卒,拔寨前进,步步为营,诱渊来战而擒之……”
  
  读到这里,奥野的脑子豁然开朗,心中有了对付青蛇寨的办法。
  
  三、步步为营
  
  天亮后,奥野把中队的6门小钢炮一溜排在山头上,对准青蛇寨。这种小钢炮,弹头能够钻透钢筋水泥建筑,对付青蛇寨的青石墙应该足足有余。奥野的打算是,先由小钢炮轰寨子的第一圈,轰塌一段出现口子后,再轰第二圈,让青蛇寨的防守一圈圈缩小,这就是《三国演义》中步步为营的战法。想到这里,奥野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咣——咣——咣——”随着一面白色小旗的挥动,6发炮弹一齐朝山下的青蛇寨飞去。奥野举起望远镜观看,发现颗颗炮弹准确地落在青蛇寨的第一圈高墙上,弹点冒起朵朵淡淡的黑烟,接着传来沉闷的爆炸声。可是只见黑烟冒,炮声响,就是看不到青蛇寨的高墙被轰塌。奥野感到奇怪,又命令打了几十发炮弹,隆隆的炮声中,青石高墙仍是巍然挺立!
  
  奥野深深吸口气,难道青蛇寨的青石高墙是钢铁浇铸的?他下令停止炮击,带着一个小队鬼子下山,来到青蛇寨前,仔细观察小钢炮的落弹点,发现只是在高墙上炸出一个个小汤锅似的浅坑。他敲着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跑了半个中国,打了那么多的仗,还没遇上如此坚固的建筑物!
  
  奥野命令士兵用钢镐对着高墙砸,“吭哧吭哧”砸了半天,高墙才被砸出个仅能探进一个脑袋的小洞。墙体足有3尺多厚,里边全由碎石与石灰、生矾、糯米浆混合浇灌。他知道在中国古代,凡坚固的建筑物如桥梁、城墙,帝王将相陵墓甬道的封口,都是这类材料,极为坚韧,历千年风雨而无裂缝。眼前的高墙那么厚实,小钢炮的威力自然无法达到,除非拖来重炮。可这里是山区,连像样的路都没有,拖重炮进来不现实。他在高墙前徘徊良久,脸上又奸诈一笑,决定放弃炮轰,采用第2套方案。
  
  在奥野的命令下,鬼子在巷子里每前进二三十步,就用石灰水在高墙上刷一个大大的记号,以防进入后跑不出来。可是这回怪了,巷道畅通无阻,进入到第3圈,才听到从两边高墙石缝里又“丝丝丝”冒出青烟。奥野诡谲一笑,立刻下命:“戴防毒面具!”
  
  鬼子屏住呼吸,伸手从背后袋子里掏出防毒面具,麻利地戴上,再也不用惧怕高墙石缝里冒出的青烟,加快脚步向内圈进入。
  
  当他们顺利进入寨子第5圈的时候,鬼子拎着的石灰水快刷光了,还是没有遇上抵抗。奥野放慢了脚步,觉得太不正常了。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呜哇呜哇”鬼哭狼嚎般的怪声,由远及近,由低到高,惊天动地,具有无法抵御的冲击力。刹那间,巷子里的鬼子兵又像中了邪似的,一个个东倒西歪,像醉鬼,不知天地,不辨方向,这回鬼子中的毒是怪声引起的,戴上防毒面具也起不了作用。
  
  奥野大惊失色,急忙下令拖着倒下的五六个鬼子往回狂奔,幸亏一路刷了石灰水做了记号,他们才得以沿着窄窄的巷子撤出寨子。
  
  这时,奥野突然听到身后寨子里传来阵阵嘲笑声、欢呼声。原来,这个寨子并不是空的,寨民一直隐蔽在鬼子的左右,用神奇的战法让奥野又一次失败。
  
  奥野感到十分愤怒、羞辱。这场窝囊的、用不上力、像同幽灵打的仗,让他有了一种无可形容的沮丧……
  
  第二天一早,奥野发出了撤军命令,狼狈地退回了县城。
  
  鬼子撤离后,青蛇寨又恢复了活力,百姓纷纷涌上狭窄的巷子欢庆胜利。
  
  四、化装探路
  
  10多天后,一个挑着货郎担、摇着货郎鼓的大胡子中年人来到青蛇寨,穿街走巷做着小生意。他不是别人,正是化装后到青蛇寨探路的鬼子中队长奥野。他原本就能说一口地道的中国话,再经过化装,谁也认不出他是个假货郎。
  
  此刻奥野挑着货郎担,摇着货郎鼓,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个日军中队指挥官,边做生意,边细细地欣赏巷子两边古朴凝重的青石建筑,心中赞叹不已。可是到了午后,突然乌云密布,寒风渐起,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巷子里的人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孤零零挑着货郎担的奥野。他感到十分奇怪,只是一眨眼间的事,他根本就没有看清寨子里的人是怎么消失的。
  
  奥野紧紧棉衣,感到彻骨的寒冷。雪越下越大,眼前白茫茫一片,他紧张起来,挑起货郎担加快脚步。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出路,总是在兜同一个圈子。这时天色已晚,如果出不去,晚上必定冻死在积雪的巷子里。
  
  就在他感到绝望无援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这声音不紧不慢,他跑得快,脚步声跟得快,他停下,脚肯声也停下,像幽灵似的怎么也甩不了。他几次回头张望,飞舞的大雪里什么也瞧不见。他全身的汗毛孔收缩起来,再次回头张望,才看到有团飘忽不定的影子跟在他身后。他惊得头皮发麻,本能地把手按到腰部,那里插着一支手枪,朝那团黑影大声喝问:“谁?是人还是鬼?”
  
  “我是人啊,不是鬼!”黑影走到奥野面前,对他说,“呀,你不是来我们寨子卖东西的货郎吗,怎么还没有跑出去?”
  
  奥野终于看清,面前站着一个有点驼背的瘦削老人,脸色慈祥,对他并没有恶意。奥野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装出一脸苦相说:“是呀,老人家,你们这个寨子怎么这样怪,走得进来,却走不出去,要不是遇上你,我只能冻死在巷子里了。”
  
  老人说:“是呀,雪下得这么大,如果在屋外过夜,非把你冻死不可!”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