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说] 最贵的一餐

栏目:故事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6-03-17 20:49:26 

  霍旺是个养奶牛的农村汉子,最近活儿实在太忙,他就请了个帮工,管吃管住,工钱开得也不少。
  
  这个帮工姓刘,是个外地人,和霍旺年纪差不多,挺干练的。霍旺觉得他干活勤恳,人也利索,哪都挺好,就是有一点特别奇怪,这老刘平时没事就爱盯着小白看。
  
  小白是霍旺养的一条狗,其实也没啥特别的,可老刘常常望着小白出神,像是琢磨着什么。
  
  这天,老刘忽然说:“哎,我说老霍,把你那‘小白’借我用用……”霍旺疑惑地问:“借‘小白’?你有什么用呀?这只狗老实得要命,来个人连叫都不叫,本来还指望它看家护院哩,现在我都想把它处理了!”
  
  老刘笑了笑,说:“你说的这些都不打紧,只要是只母狗就行。”望着霍旺一脸的不解,老刘接着说:“我看小白这几天进入了发情期,我要用它钓只公狗来打打牙祭。”霍旺没听说过还有“钓狗”的,他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当下便点了头。
  
  到了晚间,老刘牵着小白出去溜了一圈儿,回来后把小白拴在院中,大门特意留了一道缝,然后他拿了一条绳子,绳上挽了个活扣,自己则悄悄躲在屋里。
  
  过了约摸半个钟头,一只黑狗探头探脑地出现在门口,几番试探后,这只黑狗禁不住诱惑,跑到小白身边,开始亲热起来。屋内的老刘看准时机,悄悄摸到门边,一把关好门。黑狗发觉上当,已经晚了,狂奔乱跑中被老刘甩过绳子套中了脖子,三下两下,老刘就麻利地把黑狗拴到树上勒死了。
  
  第二天中午,一锅香喷喷的狗肉出锅了,老刘和霍旺一边喝酒一边吃肉,好不痛快。
  
  这以后,隔三差五的,老刘就用这招儿钓狗解馋,霍旺也乐得享受这一免费的大餐。在一次吃狗肉时,老刘闲着没事,跟霍旺讲了他在家乡钓狗的经历:那次,老刘也是在家里设好了圈套,等公狗上门。等到半夜时,有一条公狗进来了。老刘出门一看,呵,好家伙,是条老大的公狗,像头狮子,细细一看,敢情是只藏獒!老刘愣是没怵它,用绳子套住了它。可这藏獒力气太大了,老刘拽不动它,它反而向老刘猛扑过来,幸亏老刘抄起个塑料盆当盾牌抵挡,才没被藏獒咬到。紧急关头,老刘大喊着,让老婆把镰刀拿来。他一手拿着塑料盆抵挡,一手用镰刀玩命地猛砍藏獒的腿,最后,老刘终于砍翻了这家伙,他也累倒在地……真是后怕呀,如果老刘稍一松手,不是他吃狗,而是狗吃他了!
  
  老刘接着说:“这只藏獒我吃得痛快啊!后来我才知道,这只藏獒是附近一个养犬基地跑出来的种公獒,价值500万元。养犬基地丢了种公獒,曾打出广告,说奖励30万给找到藏獒的人。我那个后悔呀,早知道那狗这么值钱就不吃了。不过,我老刘也创下一餐500万的纪录!嘿嘿,我去年坐车时听人说,前两年在西安,几个香港人一餐吃了50万,说是什么宫廷菜,牛得全国人民都羡慕。我当时忍着没跟他们说,俺老刘一餐吃过500万哩!”说完,老刘得意地大笑起来。
  
  霍旺开始也跟着笑,但笑着笑着,他若有所思起来。过了一天,他对老刘说:“老刘呀,今后在我这里就不要再钓狗了,附近都是乡里乡亲的住着,弄一回两回可能没人发觉,时间长了,丢狗的人找上门来可不好。现在的狗都金贵,明明值一两百的狗,他偏说一两万,咱可赔不起!”老刘知道,霍旺这是害怕被别人讹一把,连忙回答:“好呀,不弄了。”
  
  老刘说是不弄狗了,可他也没闲着,趁着上山放牛的时候,不是弄只兔子就是逮只獾子回来。不过,每次吃的时候,都要叹息一番,说是没有狗肉香。
  
  过了一段时间,霍旺看老刘总盯着小白的肚子,这才发现,原来小白揣崽了。霍旺想,这老刘,不知又打啥鬼主意。不久,小白生下了三只小花狗,断奶后,一只只在院里跑来跑去,胖乎乎的挺可爱。老刘看了说:“老霍,这三只狗崽子归我啦!”
  
  “行,归你。”霍旺答得爽快,他还以为是个玩笑,哪知过了没几天,中午时,老刘急三火四地把霍旺招到自己住的小屋,说是让他吃顿大餐。进了小屋,霍旺才发现,小炕桌上放着一大盘冒着热气的肉,盘里那三个小脑袋壳,让霍旺一下就恍然大悟:“老刘,你把那三只小狗炖了?”老刘笑嘻嘻地回答:“你不是说给我了吗?来来,这小狗嫩得很,一开锅就熟喽,坐下尝尝……”
  
  霍旺觉得下不了口,毕竟是自家养的三只活蹦乱跳的小狗呀,眼下成了盘中餐,看着也揪心。老刘可不管这些,大口嚼着肉,“哧溜”一口酒,吃得不亦乐乎。
  
  这时,霍旺听见院中小白在狺狺吠叫,满院乱窜着,就说:“老刘呀,你好残忍,你吃了小白的三个崽子,它现在到处找呢!”
  
  “管它呢,”老刘眼皮都没抬,“一只狗,它懂个啥?我刚才怕小白护崽子,把它关到大门外了,才趁机摔死三只狗崽子。来,吃呀!”正说着,小白东闻西嗅地进屋了,边闻边“呜呜咽咽”地叫着,在屋里乱转。老刘烦了,抬手将桌上的三个小狗脑瓜壳扔到小白面前,说:“给你,吃吧吃吧,别叫啦,尝尝你孩子的肉香不香……”
  
  小白闻了闻,突然止住了叫声,它像定住了神似的,大约过了一两秒钟,双耳竖起,盯着正大口咀嚼的老刘,猛地一下蹿上桌子,一口就咬在老刘咽喉处。老刘毫无防备,被小白死死咬住了喉管。霍旺吓傻了,愣了几秒后,他先是拿起拳头猛打小白,见它死不松口,他又抄起桌上的酒瓶子击打小白的头。令霍旺恐慌的是,这小白的头上都流血了,它还是不松口,时间一长,老刘脸色发白,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霍旺急了,又出去找来一根粗木棍,一下一下用力击打小白的头,眼见着小白的头凹了下去,口、鼻、眼都溢出血来,可这畜生还是死死咬住老刘的脖子不松口,最后霍旺累得手都抬不起来了,他又急又怕,连滚带爬地跑出去喊人求救……
  
  等人们赶来,一切都晚了,人也死了,狗也亡了。一会儿的工夫,120救护车开来了,110警车也鸣着警笛赶来了。人们动用了一切器械,总算把人和狗分了开来。再看老刘,脖子都被咬烂了,他双目圆睁,好像是死得十分不甘。
  
  霍旺做梦也没想到摊上了这人命关天的大事,他语无伦次地跟警察介绍完情况,然后双手一摊,一屁股坐在地上,苦着脸道:“完了完了,小白从不咬人的呀,这下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出了人命案,霍旺也被请进了派出所,他得知眼下警方正在联系死者老刘的家属,现已初步断定这是个偶然事件,可能得赔点钱,具体多少,得等死者家属来协商才知道。
  
  霍旺这个悔啊,一条人命呢,得赔人家多少钱呀,看来自己要倾家荡产了,但令霍旺万万没想到的是,几天后,警方告诉了他一个惊掉门牙的消息:死者老刘是个通缉杀人犯,他并不姓刘,而姓魏。这个人五年前在家乡就是因为钓狗和邻居发生争执,残忍地杀害了邻居一家后就四处逃亡,想不到最后把命丧在一只从不咬人的狗嘴里。
  
  回家的路上,霍旺心里不禁感慨:老刘呀老刘,不,老魏呀老魏,你还说什么吃过最贵的一餐是500万的藏獒,我看呀,这次才是你最贵的一餐,要你拿命来偿还!
  
  直到现在,霍旺想起这件事,后脊梁还“嗖嗖”直冒凉气……

相关文章推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TOP10)

浏览